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书推荐 > 素手调香 > 画堂归 阮郎归翻译,欧阳修

画堂归 阮郎归翻译,欧阳修

发布时间:2019-12-13 07:40:2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花羽容 状态:连载中

见赵迎一脸的徬徨不安,薛闵彦虽然担心却也无计可施。「这双眼,愤怒起来还是这么的美丽。」收回了镰,极乐鸟向前掐起了高野的脸,竟不自觉1, 阮郎归翻译,欧阳修 此词描写少妇因游春有感而忆所思的无可排遣之情。首句点明时序:芳春过半,踏青游赏,戏罢秋千。由动境而归静

素手调香

推荐指数:10分

《素手调香》在线阅读

《素手调香》 类似章节

1, 阮郎归翻译,欧阳修



此词描写少妇因游春有感而忆所思的无可排遣之情。
首句点明时序:芳春过半,踏青游赏,戏罢秋千。由动境而归静境,写其季节天色之气氛,闺阁深居之感受,读来宛如亲历。
次句“风和闻马嘶”五字为一篇关键,虽用笔闲淡,不扬不厉,而造境传神,常人难及。“闻马嘶”之宝马振鬣长嘶,成为古人游春这一良辰美景之一种不可或缺的意象。时节已近暮春,青梅结子,小虽如豆,已过花时,柳尽舒青,如眉剪黛;而日长气暖,蝴蝶不知从何而至,翩翩于花间草际,好一幅闹春图画。“蝶蝶飞”以一动作点活了暮春之景。
过片“人家帘幕垂”极写静境。而“花露重,草烟低”,正与写静有关:花觉其露重欲滴,草见其烟伏不浮,正是极静之物境心境下。
“秋千”句是写静至精微处,再以动态一为衬染,然亦虚笔,而非实义。出秋千,写戏罢秋千,只觉慵困,解衣小憩,已是归来之后。既归画堂,忽有双燕,亦似春游方罢,相继归来。不说人归,只说燕归,以燕衬。人,物人一也,不可分辨。然而燕归来,可知天色近晚,由此一切动态,悉归静境。结以燕归,又遥与开篇马嘶相呼应。于是春景芳情,浑然莫辩。

2, 归卧文园犹带酒。柳花飞度画堂阴什么 意思?



意思是:“归卧文园犹带酒”,铺叙因为困极无聊,以酒消解“春愁”,以致到“归卧”之时,酒意还未消退。但只是微带酒意,而非“沉醉”,也就是“浅愁”。后两句写“归卧”时所见之景。“画堂”与“文园”实指一处,即华美的卧房。“阴”字,烘托出凄清的气氛。“柳花飞度",明里写景其实暗喻“愁思”无所依傍。
贺铸《浣溪沙》赏析(王春)
云母窗①前歇绣针,低鬟凝思坐调琴,玉纤纤按十三金②。
归卧文园3犹带酒,柳花飞度画堂阴,只凭双燕话春心。
注释:①云母窗:镶嵌着韵母的窗户。古代也有云母屏风,王维《题友人云母障子》:“君家云母障,时向野庭开。”②玉纤纤按十三金:洁白柔美的小手弹奏着古筝。纤纤:柔美的样子。《古诗十九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十三金,古筝多为十三弦,这里代指筝。③文园:指卧房,即下文的“画堂”,意思相同,都是说住处华美。
唐圭璋:此首写闺情,微细美妙。起句写倦绣,次句写调琴。“低鬟凝思”,传调琴之神情:“玉纤”,按弦,写调琴之状态;绿窗人静,独坐调琴,写出境美人美及琴声之美,而日长困倦之心情,亦于言外见之。下片,铺叙困极无聊,罢琴尝酒,至归卧之时,酒犹未消。“柳:花”两句,即以卧时所见之景物作结,轻灵异常。赏析:这是一首写闺情的词作。
上片首句“云母窗前歇绣针”:主人公坐在华美的窗前,停止了手中的活计。“云母窗”, 指用美丽的云母石装饰的窗,这里并不一定实指,只是形容住处的华美,烘托气氛。次句写弹琴:“低鬓凝思坐调琴”。如果说首句写明倦停针黹,那么本句就同时写出了弹琴时的神情:“低鬟凝思”,即“闺思”。第三句接着写弹琴,侧重于人物的形态:“玉纤纤按十三金”。用“玉纤纤”来形容手的洁白柔美,突出人之美:用“十三金”代之古筝,读来似有优美的乐音舒缓流动,“凝思”也似乎尽在其中。
下片首句“归卧文园犹带酒”,铺叙因为困极无聊,以酒消解“春愁”,以致到“归卧”之时,酒意还未消退。但只是微带酒意,而非“沉醉”,也就是“浅愁”。后两句写“归卧”时所见之景。“画堂”与“文园”实指一处,即华美的卧房。“阴”字,烘托出凄清的气氛。“柳花飞度",明里写景其实暗喻“愁思”无所依傍。那么,主人公只好把心事向双燕诉说: “只凭双燕话春心”了。把难状之情写得含蓄、轻灵。选自王春编著《宋词305首详析》

3, 《阮郎归 南园春半踏青时》和《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的原文和...



阮郎归 南园春半踏青时
朝代:宋代
作者:欧阳修
原文:
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
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秋千慵困解罗衣,画堂双燕归。
译文
风和日丽,马嘶声声,可以想踏青上车马来往之景,青梅结子如豆,柳叶舒展如眉,日长气暖, 蝴蝶翩翩,大自然中的生命都处在蓬勃之中。踏青过后,又荡秋千,不觉慵困,遂解罗衫小憩,只见堂屋前双燕飞归。
注释
①日长:春分之后,白昼渐长。《春秋繁露》:“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
②慵困:懒散困乏。
③归:回归,回来。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原文: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译文
在杨花落完,子规啼鸣的时候,听说你路过五溪。我把我忧愁的心思寄托给明月,希望能随着风一直陪着你到夜郎以西。
注释
⑴王昌龄:唐代人,天宝(唐玄宗年号,742~756)年间被贬为龙标县尉。左迁:贬谪,降职。古人尊右卑左,因此把降职称为左迁。龙标:古地名,唐朝置县,今湖南省黔阳县。
⑵杨花:柳絮。子规:即杜鹃鸟,相传其啼声哀婉凄切。杨花落尽:一作“扬州花落”。
⑶龙标:诗中指王昌龄,古人常用官职或任官之地的州县名来称呼一个人。五溪:是武溪、巫溪、酉溪、沅溪、辰溪的总称,在今湖南省西部。
⑷与:给。
⑸随风:一作“随君”。夜郎:汉代中国西南地区少数民族曾在今贵州西部、北部和云南东北部及四川南部部分地区建立过政权,称为夜郎。唐代在今贵州桐梓和湖南沅陵等地设过夜郎县。这里指湖南的夜郎(在今新晃侗族自治县境,与黔阳邻近)。李白当时在东南,所以说“随风直到夜郎西”。

相关概念


夜郎

夜郎国是中国汉朝时所谓西南夷中的国家。关于夜郎国的记载主要见于《史记·西南夷列传》,而根据考古的资料,一般认为其在中国的战国时代已经存在。因为牂牁江是今六盘水市与普安县的交界处,所以六盘水和毕节赫章可乐遗址这一片被认为是夜郎古国所在地。 唐代大诗人李白闻王昌龄贬谪龙标(即今黔阳)时写下了《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的不朽名句:“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长,汉语汉字,念作cháng、zhǎng,常作为几何概念,又称长度,length,用来描述物体的横向延伸的程度或者时间的延伸。在围棋中也有长这个术语,表示双方棋子紧贴着向同一方向行棋,先前的一方,棋子始终高出对方一头。亦可念作zhǎng,表示生长,成长。笔画顺序:撇(丿)、横(一)、竖提(丨)、捺(乀)。

《素手调香》 精彩点评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女主()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素手调香

作者:花羽容类型:状态:连载中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女主()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