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皇的男闺蜜》女皇的男闺蜜七寻txt下栽 出柜 女皇的男闺蜜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03-23 16:37:08

《女皇的男闺蜜》女皇的男闺蜜七寻txt下栽 出柜 女皇的男闺蜜忠犬攻 连载中

《女皇的男闺蜜》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霁月寒茕 分类:历史 主角:潘阳,杨贞

霁月寒茕新书《女皇的男闺蜜》由霁月寒茕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潘阳,杨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大约一个时辰后,运送武士彟灵柩的车队终于驰离出了江陵的城门。 在杨贞乘坐的那辆马车里,武珝紧紧地依偎在杨贞的怀里,满脸都是泪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约一个时辰后,运送武士彟灵柩的车队终于驰离出了江陵的城门。

在杨贞乘坐的那辆马车里,武珝紧紧地依偎在杨贞的怀里,满脸都是泪痕。

“臭道士,臭男人,混帐道士,混帐男人……”武珝心里不知道将潘阳咒骂了几百遍。

当武珝听懂潘阳那个进宫采选的建议后,一时心痛如绞,眼睛发黑,差点从马背上甩下来。

气急败坏之下,武珝唯有挥鞭猛抽,方解心头之恨。

那一刻,武珝甚至恨不得一剑辟开潘阳的胸膛,看看他的心到底是红还是黑。

武珝从小就心高气傲,眼高于顶,除了自己的父亲武士彟,还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哪个男子。

对于潘阳,武珝最初丝毫没有将这个牛皮哄哄的小道士放在眼中。当杨贞告诉她,武士彟已决定将她许配给潘阳后,她是极不情愿的,在她的心目中,她的夫婿应该是那种兼备潘安之貌和曹植之才,统筹项羽之勇和孔明之智的极品男人。

可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有时侯完全不按正常的逻辑发展。武珝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个原先横竖都看不顺眼的小道士萌发爱恋之情的。

也许是在看到潘阳跟青莲亲密接触惹得自己醋意大发的那一刻,也许是在潘阳一柱香之内潇洒自如地吟诵出三首绝妙诗词的那一刻,也许是在潘阳对李渊之薨的准确预测被长安送达荆州的公文正式应验的那一刻……

甚至也有可能从她抬起脚来狠狠地踢向潘阳屁股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辈子她和这个男人之间的爱恨交织和恩怨纠缠。

“珝儿,你原先不是不情愿嫁给轩儿的吗?怎么会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话就伤心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杨贞满眼怜爱地抚摸着武珝的秀发。

“娘亲,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珝儿是不是很没出息?”武珝红着脸,低着头,声音小的像蚊子似的。

“轩儿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孩子,无论是人品、见识、气度和能力,都是百年不遇的人才,但我总觉得你们好像不太适合在一起。”杨贞虽然对潘阳并不排斥,但第六感官告诉她,这个女儿将来的夫婿决不会是一个道士。

“娘亲,女儿就是喜欢他嘛。”武珝开始向杨贞撒娇,“爹爹既然为我和轩儿哥哥缔结了婚约,我就得尊重爹爹生前的意愿,和轩儿哥哥终生厮守,永不相负。”

杨贞哑然失笑,都说女生外相,此言果然不虚。珝儿还没嫁出去,胳膊肘就已纪开始向外拐了。

武珝还没爱上潘阳时,纠缠着杨贞撒娇,央求杨贞去劝说武士彟收回将她嫁给潘阳的成命。当她爱上潘阳后,面对杨贞的劝阻,又纠缠着杨贞撒娇,以必须尊重武士彟生前的意愿为由,口口声声称非潘阳不嫁。

“珝儿,如果轩儿不愿意娶你怎么办?”杨贞试探着问道。

“娘亲,轩儿哥哥怎么会不愿意娶我呢?”武珝脸色一沉,傲然说道:“女儿的父亲是元谋勋效功臣,母亲是弘农名门杨氏,女儿自小就熟读四书五经,深谙针线女红,虽不敢自称天姿国色,倒也算得上才貌双全,无论是论家世、论容貌,还是论才艺、论德行,想必在整个大唐都是屈指可数。他一介出身寒微,父母双亡的臭道士,能娶我为妻,还不乐得从睡梦中笑醒?他还敢不愿意,凭什么?”

杨贞见武珝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只好打圆场:“珝儿言之有理,不过,你和轩儿现在年龄尚小,还是按照我们娘儿俩原先定好的计划,你先尝试着和轩儿相处,婚嫁之事两年之后再行定夺。”

“娘亲,话不是这么说。”武珝不依不饶,“女儿决心已下,此生非轩儿哥哥不嫁。两年之后,还请娘亲一定为女儿做主。”

杨贞心里一声叹惜,恋爱中的女子智商都是鸭蛋。

这时候马车外突然响起了潘阳的声音:“珝儿妹妹,我可以进来吗?”

武珝听见潘阳的声音,心里怦怦直跳,她马上离开杨贞的怀抱,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装,先朝杨贞使了个眼色,才板着一张冷脸坐好身子。

杨贞撩起马车的帘子,微笑着对潘阳说道:“轩儿,你进来吧。”

武珝看见潘阳登上了马车,冷冰冰地“哼”了一声,将头扭向一边不理潘阳。

潘阳先跟杨贞打招呼:“轩儿见过岳母大人。”

杨贞还未来得及应答,武珝抢先反唇相讥:“永轩道长刚才不是说要把我送到皇宫里去采选吗?这里哪有你的岳母大人?”

潘阳无语,只好讪笑。

杨贞及时出手为潘阳化解尴尬:“轩儿,你来得正好,我去看看顺儿和瑛儿,你在这里先陪着珝儿说说话,解解闷。”杨贞说罢就走下了马车。

潘阳见杨贞离开后,赶紧向武珝道歉:“珝儿妹妹,我今天昏了头,不该跟你开那种玩笑。现特意过来向珝儿妹妹负荆请罪,无论是杀是剐,我都悉听尊便,决不敢有半句怨言。”

“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吗?”武珝不紧不慢地问。

“错在病急乱投医,净出馊主意。”潘阳摆出态度很端正的神情,拼命深挖自己错误的思想根源。

“哦,此话怎讲?”武珝好奇地问道。

“在我的心目中,珝儿妹妹气魄恢宏,见识高远,志向之大远胜须眉男儿,是古往今来第一奇女子,我只顾想着如何为珝儿妹妹谋划一个好前程以助珝儿妹妹施展平生抱负,不想无意间伤害了珝儿妹妹的感情,真是罪该万死,罪无可恕。”潘阳巧舌如簧,转眼之间,舌头就吐出一朵又一朵的莲花。

“我在你的心目中果真能有如此高的评价?”武珝睥睨着问潘阳。

“千真万确,决无虚言。”潘阳眼睛直视武珝。

“你看错我了。”武珝冷冷地说道:“尽管我不甘心一辈子做一个鼠目寸光得过且过的妇人,尽管我渴望能跟男子一样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但我仍然同天下所有的妇人一样,也渴望拥有一份美好纯真的爱情。跟权力和富贵相比,我更宁愿选择永得夫婿心,白首不分离。”

潘阳顿感语塞,他没办法再和武珝对话下去了。

潘阳第一次对自己的认知能力生产怀疑,面在这样的奇女子,他感到了自己的浅薄和无知。

武珝缓缓地拉住潘阳的手,清澈的眼睛里泪水盈盈:“轩儿哥哥,难道你还不明白珝儿的心意吗?”

“珝儿妹妹,我真的错了。”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潘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为了弥补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我诚恳地请求你,再狠狠地抽我三鞭吧。”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霁月寒茕)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潘阳,杨贞)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霁月寒茕)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皇的男闺蜜》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潘阳,杨贞),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女皇的男闺蜜》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