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医农女宠夫日常》星际女配种田日常 主角是温子林,清北王的小说 神医农女宠夫日常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5-20 12:51:33

《神医农女宠夫日常》星际女配种田日常 主角是温子林,清北王的小说 神医农女宠夫日常健气受 连载中

《神医农女宠夫日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软萌果冻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温子林,清北王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软萌果冻原创小说《神医农女宠夫日常》,主角是温子林,清北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女大夫是不是住这里?我家男人羊癫疯犯了,现在正发作得厉害,想请大夫过去瞧瞧。” “我娘不在家!” 世子压低声音道。 外头的动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大夫是不是住这里?我家男人羊癫疯犯了,现在正发作得厉害,想请大夫过去瞧瞧。”

“我娘不在家!”

世子压低声音道。

外头的动静还是吵醒了锦苏。

................

锦苏问清了缘由,问:“可是拿软布给患者咬上了?”

那女人急匆匆道:“我刚嫁过去,也不知他居然有这病,我不知什么软布。”

癫痫的人犯病容易咬伤舌头,锦苏见女人一问三不知,抬脚就要往外走。

大丫忽然小跑到锦苏身边,拉她衣角小声说:“姨夫说了,他不许你去。”

锦苏回头看了眼远处敞开的窗子,摸摸大丫的发顶,扭头对女人说。

“带路。”

幸亏她去得及时,那男人果然咬伤了舌头,差点因为窒息死亡。

她提着医药箱,拖着疲惫的步伐,拎着患者非要送的芙蓉糕走进家门。

世子托腮正坐在小板凳上,指着温子林那屋道:“你完蛋了。”

锦苏掩去眼眸疲惫,嬉笑着朝屋内走。

“没事,他现在动弹不得,打不过我。”

温子林正屋内生闷气,听的动静就朝里侧躺,只给锦苏一个背影。

“我瞧瞧,疼不疼?”

锦苏一连站着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精神高度紧绷下又临时接诊,此时已是累到极点,是强忍着耐心来关怀温子林。

见温子林不说话,她也没那好脾气,扭头就走。

温子林翻身扣她手腕拉近,看她神色疲倦,杏眼里全是红血丝,一腔的恼又憋了回去。

“躺上来。”他闷闷道。

锦苏也是真的累,脱鞋合衣躺下,腰酸背疼的嘤咛出声。

温子林就是气这一点,这村里大夫又不是独此一家,那人找不到她,自然就会去找别人。

明明已经累极还要透支身体去救人。

“我好困,先睡一会。”锦苏打了个哈欠,沾了枕头就沉沉睡去。

本想来劝架的世子探头,被温子林无声的招去。

温子林指了指外头,又指了指锦苏。

世子了然,回了个‘包在我身上的眼神’搬着小板凳小跑到门外坐定。

今天就是一只麻雀都别想飞进屋内!

锦苏睡得沉,却是被推醒的。

她勉强睁眼,隐忍着中途被吵醒的起床气,揉了揉酸涩的眼不悦问:“干嘛。”

“笑笑,你流血了。”温子林十分紧张,带着伤口挣扎着要动手查看,“哪里疼,怎么会受伤,谁伤了你。”

流血?锦苏顺着温子林的目光,看到裙子上的‘红花’后了然。

“小事。”

“怎么会是小事!”

温子林怒了,这么大一摊血,伤口一定极深。

“笑笑,是谁伤了你。”

温子林目光冷得凝冰,同时又心痛,这个傻丫头为何要忍着不说!

锦苏笑得拍炕,道:“我是来了月事。”

温子林:秒懂。

锦苏下炕,从柜子伸出拿了月事带出门去。

宋落霞正在外面扫地,看到妹妹拿了月事带也了然,让人把衣服换下来她去浆洗。

来拿衣服时,宋落霞把一道黄符塞到妹妹手里。

“这是我到天后宫求的,听说求子得子,灵验得很,你随身带着,说不定很快就能为妹夫生下一儿半女。”

锦苏心想,就算大罗神仙来了都没用,她和温子林没夫妻之实,怎么造人?

怕妹妹不够重视,宋落霞还要叮嘱几句。

“有对夫妻都七八年都没孩子,后来他们去求天后宫的娘娘,两个月后那夫人真的有了孩子,而且她都已经三十好几,可见真的灵验,你可要上心!”

锦苏也不负了宋落霞的好心,拽着黄符就进了屋。

温子林见到黄符脸色大变,急吼吼的让锦赶紧丢了,后索性亲自拿过来撕烂,心有余悸的看着锦苏。

为什么就不能注意点!在凡间生活诸多不容易,难道还真的要被打回原形么!

“笑笑,我们谈一谈。”

温子林忍不了,再担惊受怕一定会短寿。

锦苏来月事向来会腹痛,便脱了鞋盘腿坐着听他说。

“我知道你不是凡人。”

温子林看锦苏脸色大变,忙加了一句。

“不过你放心,我从来没对人说起。”

锦苏蹙眉,难道温子林能理解她那个时代?或者说,除了她之外,温子林还接触过其他穿越者?

“你知道多少?”

“你原型大概是狐媚之类的,之所以小小年纪会的多,是因为你们一族驻颜有术,你应该已经好几百岁...”

锦苏的表情从高深莫测到诧异,最后化作了无奈。

“你为什么觉得我是狐狸精,或许是穿山甲,要不兔子精?”

温子林笃定道:“除了狐狸精,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幻化出这么漂亮的模样。”

锦苏一怔,耳垂微红,小声问:

“那你不害怕?”

“要是我害怕就不会在这。”

温子林柔声说:

“今日坦白,只是让你以后别瞒着我,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私下要是藏得累了,把尾巴放出来也可以。”

他说得一本正经,锦苏笑得飙泪,断断续续道:

“我是人,和你一样的人!”

她收了笑,目光忽的有些悲伤。

“我虽然不是妖,不过你也说对了一半,我确实不是凡人。”

在温子林又把她往天上的仙女那方面想的时,锦苏含笑道。

“我从别处来,在我们那,人可以借助工具在天上飞,有很多新奇的玩意,说了你也不理解。”

温子林沉沉的看着锦苏。

他不怕锦苏神秘的背景,反而因锦苏愿意分享秘密而雀跃。

“那你...会不会回去?”

“很有可能,本来我来得就稀里糊涂,说不定哪一天又稀里糊涂穿回去。”

她话刚落就被扯住了手腕,温子林表情骇人。

“若要走可以,我同你一起去。”

“你能放下这里的一切?荣耀,财富,被人追捧的生活,还有清北王以及抱负?”

温子林道:“财富与荣耀于我来说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再说去了你家乡,为了让你过上好生活,这一切可以再挣。至于抱负,男儿有心道哪里都能施展拳脚。”

唯独较放心不下的,就是好兄弟清北王。

锦苏很想说,喊打喊杀在现代不仅行不通,而且还会被请到警局里喝茶。

而且现代人见了大人物也用不着下跪,温子林是尝试过位居高处的人,真要去了恐怕适应。

不过这面孔还有身材,进娱乐圈或者当男模妥妥的,挣钱没有问题。

“笑笑,答应我。”

温子林一定要个承诺。

“知道了....我肚子疼。”

锦苏故意扯开话题,不过肚子也确实抽抽的疼。

温子林干燥的大手抚上锦苏的小腹,轻柔的打圈,温声道:“睡吧,睡了便不会疼。”

锦苏把一切说出,倒是一身轻松,温子林却又多了桩心事。

此生,若是她愿意留在这里,那么他疼她入骨,保她衣食无忧一生快乐,若是她要走,两袖清风随他而去。

怕就怕那一句话,连锦苏都不知什么时候会走,又能留到何时。

................

温子林的伤口恢复得很快,半个月不到就可以下床走动。

世子久久不见有人来接,又不知道清北王那边的消息,一日比一日着急,也不见以往的活泼,每日就坐着发呆,对一切都意兴阑珊。

温子林也着急,但他和清北王有过约定,信号不到不动身,所以只好按捺下。

锦苏半个月前已经开始为温子林缝补衣物,新做的袍子加了鹅绒,袖口和腋下等处密密的缝了许多针脚。

她还准备了些药物,都是治疗水土不服,肠胃不适,头昏脑热的特效药。

两人偶尔卧床聊天时也不再避讳。

温子林要为自己讨回公道,他可以隐居,但是绝对不背负莫需要的骂名。

而且如今皇帝贪恋升仙,早就无心皇位,太子怯弱,被宦官控制,皇帝所有的儿子都有当皇帝的野心,甚至皇帝的兄弟们也虎视眈眈。

他十三岁跟着清北王,若是能助他在夺位中获胜,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生的荣耀!

“说好了,我也不能死等着你,要是一年后等不着人,又有个顺眼的追我,保不准我就嫁了。”

温子林淡淡道:“婚书在我手,按照本朝律令,女子夫婿尚在人世却另嫁他人,打四十大板并责令改正。”

他目光含笑,“笑笑,三思。”

“那也说了是尚在人世,你要是倒霉死在外头,那也管不着我,不过你入赘时办得不风光,你要是能活着回来,姑奶奶按照本村的规矩给你下聘礼。”

锦苏痞气的笑着,一副大爷样子。

“还有一点,我这人审美高,你要是毁容,缺胳膊少腿的,我可不要。”

温子林道:“若我再回来,以将相嫁女的规格迎娶你入门,你愿不愿意嫁?”

锦苏:“怎么,嫌入赘丢人吖,现在想翻盘?”

温子林的温柔几乎要溢出眼眸,“我不在意入赘,但未曾看你凤冠霞帔,未用八抬大轿风光抬你过门,让你光明正大的成为温夫人,心里总有个疙瘩。别的女人有的,你要有,别的女人没有的,我也要你有。”

“笑笑,嫁我否?”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软萌果冻)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温子林,清北王)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软萌果冻)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神医农女宠夫日常》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温子林,清北王),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