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偏执宁爷吃醋了》老板今天又吃醋了txt 别扭受 偏执宁爷吃醋了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0-07-30 20:39:36

《偏执宁爷吃醋了》老板今天又吃醋了txt 别扭受 偏执宁爷吃醋了小说目录 已完结

《偏执宁爷吃醋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胡桃果壳 分类:短篇 主角:徐婉,清柯

《偏执宁爷吃醋了》为胡桃果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那里是自己家的破茅草屋,奶奶围着小鸡仔,弟弟已经长大了,咯咯笑着,姐姐们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探亲,母亲也老了不少,父亲砍柴回来,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里是自己家的破茅草屋,奶奶围着小鸡仔,弟弟已经长大了,咯咯笑着,姐姐们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探亲,母亲也老了不少,父亲砍柴回来,一家人喜气洋洋,“孩子们,爹回来了!”

母亲站起来相迎,奶奶瞪大了那双老花眼看着,好像很美好的场景,徐婉很是高兴,抱住自己的娘亲,“娘亲,婉儿好想你!”但是,母亲移动位置,怀里的母亲瞬间消失了,徐婉眼睁睁的看向母亲,对着自己的爹说:“孩子他爹,回来了!今天累吗?”还抽出帕子擦着爹爹头上的汗,爹爹温柔的接过母亲的帕子,“不累!”

徐婉看着,声嘶力竭的喊着,“爹,是我,婉儿回来了!”这一摸,人又瞬间消失了,“爹,娘亲,姐姐,弟弟,奶奶……”徐婉一个个的喊着,没人回复她,他们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看不到徐婉的存在。

徐婉蹲在那地上哭,“婉儿回来了,你们为什么看不见,你知道婉儿多想你们吗?”“呜呜呜呜……”突然一只涂着红色蔻丹的手伸过来,“过来,婉儿,跟着宁姨走!宁姨带你离开,”

“到哪里?”徐婉问着

“到京都!”

“京都哪里?”

“君怜阁!”

“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让男人醉生梦死的地方!”

徐婉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手搭在那女人手上,女人薄唇轻启“好孩子,宁姨带你走!”

事情仿佛就是这样开始的,自从到了京都,就变成这样了!

接着场景一个个在徐婉的脑海里变换,宁姨的吼叫声,清英的痛苦呻吟声,自己的乞求声,白衣少年的关心声,各型各色的声音混杂着,徐婉的头脑一片混沌。只觉得双耳嗡嗡的响,头痛欲裂,一会冷,一会热,冰火两重天,难受的要命。

朦胧间睁眼看见嬷嬷一遍遍擦试着自己的身子,问道:“这是哪里呀!”可是嘴却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好像是被人封住了,想动一下手指都觉得无力,这是怎么了,连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了!

迷迷糊糊不知躺了多久,嬷嬷吓坏了,不是说早晨就会醒来吗?怎么还昏着。嬷嬷扔下毛巾,跑向外边去请医婆,恰好医婆赶到,急急忙忙将人领进屋,“医婆,怎么回事,怎么还未醒来?”

医婆提着药箱走到床边,号着脉,“哎,心结郁气,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心病,我没法治,尽量自己恢复吧!”

嬷嬷拦住收拾医药箱的医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才这般年纪,怎的来的郁结,你不是医婆吗?快把这孩子救醒。”

医婆摇摇头,“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心病,还得靠她自己慢慢走出来!”

说完,医婆就走了,出门还叹着气,一入青楼,此事无终啊!

嬷嬷又赶紧出了门,得去向清柯报备一下,转达给夫人。

宁阁里

“你说什么?那丫头至今还未醒来?”于玄宁看着清柯,眉头微皱,连那眸中都染上了几分疑虑之色,手指紧紧的捏着手中的帕子。

“是,妈妈,说是老是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胡话!一会哭,一会笑,就是不见醒来!”清柯如实回答着。

“啊哦!”于玄宁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屋里来回踱着步,手里紧紧的抓着那刚绣好的新帕子,都抓的变了形。

“妈妈,您有什么指示吗?”清柯低着头恭敬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这孩子,执拗得很,清柯,你说我到底做的对不对!”于玄宁眉色中染上焦虑,也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妈妈,您也是为她着想,毕竟在这阁中,她可以依靠的只有她自己,也权当是给她一个教训,婉姑娘聪明地很,会明白的!人,只有在心死后,才会慢慢沉淀一些什么!”清柯分析着,试图用自己的说辞让于玄宁不感到那样亏欠,可于玄宁的心思,即使清柯跟着多年,也摸不透。

“清柯,你先下去吧,我自己静静!”于玄宁端起桌上的苦荞茶水,似乎想要用那苦涩来掩盖内心的不安与愧疚。毕竟她只是一个孩子。清柯刚要离开,于玄宁突然想到一件事,“清柯,清英那丫头怎么样了?”

清柯低着头,回答道“今早发现时,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浑身青紫,布满痕迹,也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毕竟年纪小,身子承受不住的,已经安排了人去照顾了!”

于玄宁又喝了一口茶,“我知道了!”

清柯:“那我就先行离开了!”

于玄宁点点头,回到椅子上坐好,沉思着,时间会淡忘一切的。

合欢树随着时间的流转吐露着新意,墙角的桃花已长出花苞,自然在不断生息着,可总有人随着这生息掩灭了。

“妈妈,清英去了!”

在屏风后穿衣服的于玄宁盾了一下,这么快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知道了,好好料理后事!”

“是”

“婉儿怎么样了?”于玄宁继续穿着衣服。

“还是未醒!”

“好,下去吧!”

于玄宁在清柯走后,一个踉跄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双手,苦笑着,双手终究是布满鲜血,自己左右不过是一个伪善的恶人罢了。

婉居

徐婉慢慢睁开眼,这是睡了多久,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想说话也说不出口。嘴唇微微动着,还是眼尖的嬷嬷发现了,急冲冲跑过来,“清平,快去叫医婆!”对着门口的丫鬟喊道。

“婉姑娘,你可算是醒了!”说着那老眼竟流露出感谢的神色,徐婉说不出话来,就只是动着嘴唇,“婉姑娘,你倒是说话!”徐婉还是说不出话来,嬷嬷着急了,“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烧哑巴了?”两只肥宽的手绞着,嘴里嘟哝着,时不时看看徐婉“这医婆怎么还不来?”

一会医婆提着药箱急匆匆赶来,嬷嬷迎上来,给医婆腾出位置,医婆把完脉,“好了,没事了!”

嬷嬷疑惑的问道:“你倒是看的仔细些,怎么婉姑娘不说话呢?”医婆被这老妈子逗笑了,“睡了四天四夜刚醒来的,一口水没喝进去,一口食没吃进去,有力气说话才怪呢!赶紧准备吃食去吧!”医婆拍着嬷嬷那肩膀,提着药箱离开。嬷嬷顿时反应过来,“清平,吩咐厨房做些清粥小菜,赶紧端过来!”

清平领了命赶紧去办了。

吃完饭后,徐婉这才发出声音来,顿时觉得身体有了力气,但还是浑身酸痛。

“嬷嬷,清英怎么样了?”徐婉还是想到了清英,怕她遭遇不测。

嬷嬷走过来,“婉姑娘,您也别太伤心,这人总是有离有别的”嬷嬷感慨着,徐婉嫌她啰嗦,“你告诉我,清英到底怎么了?”

嬷嬷回答道:“去了!”

徐婉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瞬间泄光了,这才几天,人说没就没了,怎么可能,连同着心里的疑虑一起说出,“嬷嬷,你在骗我,对不对?怎么可能?清英怎么会死!你带我去见她,这肯定是你们阻止我出去的借口!”

嬷嬷没办法,“婉姑娘,您节哀!”嬷嬷说完就告退了,留下清平侍候着。

徐婉泣不成声,不敢相信,宁姨这是想用清英的死来警告她吗?都是自己的一意孤行害了她。徐婉长长的指甲使劲抓着自己的胳膊,直到流出鲜血,伤口绽放血花。

徐婉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放肆的哭着,不想在压抑自己。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胡桃果壳)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徐婉,清柯)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胡桃果壳)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偏执宁爷吃醋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徐婉,清柯),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