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危险身份》威县身份证号 全文章节 危险身份圣水

更新时间:2019-10-08 00:37:01

《危险身份》威县身份证号 全文章节 危险身份圣水 已完结

《危险身份》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贝金卡人 分类:灵异 主角:左烈,祖庚

贝金卡人新书《危险身份》由贝金卡人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左烈,祖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她到底是谁?如果是GUI(我害怕这个字眼,所以用拼音来代替),怎么会玩手机?会不会是什么劫匪装的?我用目光测量了一下放在床头的平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到底是谁?如果是GUI(我害怕这个字眼,所以用拼音来代替),怎么会玩手机?会不会是什么劫匪装的?我用目光测量了一下放在床头的平板电脑与自己的距离,确定自己两步就可以拿到。我打定主意,如果有人冲进来,我就拿它当武器,砸向对方。

我想起郑部长说有任何事都可以直接找他,连忙稳住神,点开手机上的“联系人”,找到他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该死!竟然没有信号。

手机再度响起,WE3126的信息又追来了。“你还在吗?”这是指我还在不在线上?还是指我还在不在房间里?以便实施他的抢劫计划。我无法确定对方的意图。我决定保持沉默。

我将眼睛凑到两块木板之间的缝隙处。我相信很多人从门缝里偷看时都会下意识将手掌放在额头上,这时我的手掌也放在了额头与木板之间的位置,好像生怕对方一推门就会撞伤我的眼睛似的。

突然,我的有些短路的脑子警告我不要采用这种动作,以免看到什么不该看见的怪物。我像着火一样将手从眼睛上方甩开。

沈***话应验了。放下凉棚的我在门外没有发现任何人,只看见树影在楼前摇晃。

雨水拧成鞭子抽打在门板上砰砰作响。手机仍然在响。还是那句话:“你还在吗?”距离显示仍是“一米”。她还在门外。

僵持了一会儿,我突然有了勇气,或许是我不服输的Xing格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对方的步步紧逼激怒了我。加就加吧,老子不怕你。点下“允许”,WE3126出现在我的“朋友圈”中。我发过去一条信息:我最恨别人用恶作剧作弄我!

对方回复:没有啊。

隔几秒钟又发来一条让我看不懂的信息:难道你不知道我在等你吗?这种说话的方式像极了那个神经兮兮的林小婉。

现在的女人都喜欢男人有一张蜂蜜嘴,越腻歪越喜欢。但是要一个女人对男人腻歪可不那么容易,要么这个男人是超级帅哥,要么是开关奔驰宝马有钱有权。而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Xing格孤僻,少言寡语,看上去呆呆的,既不帅也没钱,不太可能有女人这样对我。这很可能就是别人下的套。

“我不认识你?”

“我可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你说。”

对方发来一则语音文件。我点了一下,空气里响起一串空洞阴森的声音,沙哑,凝涩,像收音机信号时强时弱,断断续续,分辨不出任何意义,如同来自阴槽地府。

“听见了吗?”她很快又发来一串文字。

我吓得灵魂都要出窍了。

“我跟你当面讲清楚,你让我进来。”她说。

门板开始剧烈地摇晃。她似乎变得极度焦躁,开始拼命推门。

我不顾一切地顶住门。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我急中生智,用单手打出两行字: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我让你进来。

如果她给我的是现在通行的那种磁卡,那就证明她是人而不是鬼,我就出去揍她丫的。我希望她至少有个足以证明她是一个正常人的凭证。

门缝里塞进一张方形卡片。

我用手机弱弱的蓝光照着它,发现它表面粗糙,发黄,分明是上坟时烧的冥纸,上面还有錾子凿出的一道道怪异符号,就像来自地狱的咒语。应该说,如果她在恶搞,那么到这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几乎被这张小小的卡片吓得晕死过去。

我定了定神,擦掉额角的汗珠,用拿手机的那只手放到额角,看见纸片上出现了数行古怪的文字。由于长期研究古画,我学习过不少古文字,认出是殷商时期的甲骨文,虽然已经有些变形,却仍然依稀可辨:

商(王)祖庚十年

左氏婉儿

盘龙城院子湾人氏

……

后面还有几个字,我不认得。但是,这几行字已足够我吃惊了。我知道,商代中晚期确曾有一个商王名叫祖庚,但婉儿却只是我《烈龙归甲》这本书中的女主人公。

也就是说婉儿是我虚构出来的一个古代人物。

我的手指在屏幕上点出一串文字发过去:“你是婉儿?”

“是啊。你想起来了吗?”

“别扯了,怎么可能?”

“我的身份证已经给你了,怎么还不信?”

“如果你是婉儿,那更不能让你进来。”

“你还怕我这样一个女人吗?”

我对她这句话感到愤怒,但我努力保持理智。我说:“不管怎么说,你不可能是婉儿。”

“要怎样才能使你相信?”

“婉儿是我虚构的,而且我笔下的婉儿已经死了三千多年了,早就烂成泥巴了。如果你真是婉儿,那也太可怕了。”我脑海里闪现出不死的千年僵死。

“你真是迂腐啊,竟然认为那是你虚构的。要知道那都是你前世的真实经历,你只是解冻了脑子里潜伏着的记忆,做了真实记录而已。”

“人没有前世。”

“如果我不是意外复活也不会相信人有前世。你手里的画告诉我,你就是左烈转世,左烈就是你的前世,否则,你怎么会有这幅画。”

固有的知识和经验告诉我,虚构的东西不可能成为现实,而且人死后也不可能转世复活。

“怎么可能?”我发现自己的语气竟然开始变得不再那么坚定。

过了几秒钟,她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消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现在有危险。我要来救你。”

我连忙扫视了一下自己周围。

“我有什么危险?因为我有一幅价值连城的画吗?”

……

她沉默良久回复:不能说。

你根本就是瞎扯。

你真的有危险?

那你告诉我有什么危险?

不能说。

为什么?

一阵沉默后:这是天机。

你故弄玄虚。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婉儿。你真的有危险。你一定要当心。

婉儿?对了,WE正是这两个字的拼音的缩写。WE3126前面的WE就是指婉儿。那么3126是代指她的生日吗?如果是生日,那么前面两个数值应该代表月份,只能是0—12区间的数字,不可能是31,除非它代表年份的末尾两位数,比如1997的97,但是31是代表1931年的话,那她的年纪也太大了,有83岁了,这个年纪会玩手机交友工具的人可太稀有了,绝对是个时代奇葩。但是,如果不代表年份,那又代表什么呢?我想起我在《烈龙归甲》这部书中就用过3126这一串数字,那是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西元3126年前,有一个名叫婉儿的女人终于见到了她为之等了二十年的丈夫左烈,可刚刚见面,她就倒在了Jian人箭下,死于非命。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用“WE3126”作为联系人名称?或许她恰好碰巧读过我那部书。但是她又怎么知道我在寻找古画来历的事?这又是谁告诉他的呢?与我的古画接触过的几个人:朱姨,沈妈,李总编,还有那个干瘦的考古专家,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北,再说,除了李总编知道我在盘龙城,其它三个人根本不知道我的行踪。这个人是在谁的授意下找到我的呢?

对了,还有一个人有嫌疑,就是保卫部的小婉,她也看到了古画,而且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尤其那句“我会让你知道的”让我印象深刻。如果小婉知道这幅画价值不菲,也有可能起觊觎之心,但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保安姑娘怎么可能知道这幅画的价值,即使她有心要实施抢劫也还要度量度量是不是我的对手,要知道她只是一个走路都不发出声响的弱女子。从理智的角度分析,如果她对我的画起了歹心,也应该是偷偷摸摸的,不应该加我为好友,与我通话,因为这样只会让我疑窦顿生,开始防范她,这对她没有好处。

我的脑子转得飞快,分析着种种可能,却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另一方面,我又的确感觉到这个婉儿对我真的很关心。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用键盘创造了她,她心存感激,还是因为我就是她心中认定的那个她苦等了三千年的左烈?

我脑子里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这个叫婉儿的女人确如其言是真实的存在?是一个三千年都阴魂不散的鬼女?一瞬间,虚幻与真实,历史与现代在我的脑海中交错成一张让人无法逃脱的网,牢牢地罩住了我。

突然,一根棍子从黑暗里跳出来打中了我的肩膀。我倒在地上,四肢抽搐,无法再站起来,但我的意识还很清晰,我看见我的手机摔在地上,屏幕上出现一串字符:我进来了。

一个白影穿墙而入,与屋里陡然出现的黑影扭打在一起。

原来她是可以穿墙而入的。

我又看见有人穿墙而过了,天啊!

完了,白影与黑影在争抢我的背包。那里面装着我的古画。

我彻底晕过去了。

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左烈,祖庚)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左烈,祖庚)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左烈,祖庚)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