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逼良为夫》逼良为娼什么意思 GL 逼良为夫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9-11-07 20:38:55

《逼良为夫》逼良为娼什么意思 GL 逼良为夫小说大结局 已完结

《逼良为夫》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云外天都 分类:架空 主角:陈潜,武师傅

火爆新书《逼良为夫》是云外天都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潜,武师傅,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十八章寿礼风波,风起云涌 送了陈夫人出门后,陈潜心想,这倒是一个大问题,自己才来这世界没多久,不知门不知路的,真的挺难选的,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寿礼风波,风起云涌

送了陈夫人出门后,陈潜心想,这倒是一个大问题,自己才来这世界没多久,不知门不知路的,真的挺难选的,他忽然想起自己从武师傅那儿拿来的木流留马,拿来之后,一直没有仔细研究它,如果真的把它研究动了,那岂不是让老祖宗大开眼界的绝好寿礼?

说干就干,陈潜从床底下翻出那只木流留马,又找了把小刀将它的外壳揭开了,里面构造之精密复杂让他叹为观止,真比得上钟表,他看了又看,望了又望,想起前世在一本书上看过的机械钟的原理,看来这东西和机械钟有异曲同工之处,机械钟由一根长长的锻得极韧的铁条作为动力,拧上发条,就可以走上好几天,陈潜心想,自己动手来做,那是不可能的,现代人穿越到古代,动得最多的也就是嘴,看来也只有去找武师傅,跟他说说这东西的原理,看能不能做出来了。

他抱了那匹小马熟门熟路的走到武师傅那里,武师傅一见此,很有良心,没有嘲笑他,只道:“动不了吧,搁那儿吧。”

陈潜心想,看来武师傅早料到了这个结果?

陈潜道:“师傅,你是知道的,我从来没做过这东西,也不知道从何处下手,而且,我一向是动脑不动手的,要让人知道陈府公子弄开了木工活儿,那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武师傅思量半晌,望着他:“你的意思,你师傅我就是木匠师傅?”

陈潜道:“不,绝对没那意思!”

武师傅闷声闷气的道:“徒儿啊,几天不见,我感觉你又变了?”

陈潜心想,又来了,自己这师傅怎么连问话每次都用同一句,接着问:“是不是变得更加的聪明可爱了?”

“不,师傅感觉你变得越来越爱吹牛了,简直吹牛不打草稿。”

陈潜道:“没啊,我有吹牛吗?师傅我告诉你啊,经过我几天几夜的研究,终于让我研究出了这东西的破绽在哪里,师傅你想想啊,这个东西,它没有动力,怎么能动得起来?”

武师傅沉默道:“什么是动力?”

陈潜把自己机械钟的原理照搬了给他,让他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两眼全没有焦距,陈潜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他楞是好几次差点撞上了他,陈潜心想,还是让他想想吧,能弄得出来那更好。

他掩上房门出去的时候,还看见武师傅在屋子里兜着圈子。

转眼就到了寿宴之时,眼看武师傅还没有研究出那流马,陈潜心想,看来得另找其它的东西代替才行,这一天,他叫了阿元,吩咐他陪自己上街买点儿东西,至于那位近身跟着自己的林嬷嬷,是什么时候都甩不开的,他只有把她当成一样摆设,视若不见。

他特地吩咐阿元:“把那袖箭带上。”

阿元兴致勃勃:“公子爷,去找明府的麻烦?”

陈潜望了一眼林嬷嬷,她老人家正老僧入定呢,他道:“你能打得赢谁?”

阿元也望了一眼林嬷嬷,沮丧的垂了眼:“谁都打不赢!”

陈潜笑了笑,这个楞头青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他们都没发现,林嬷嬷不易察觉的咧开嘴笑了。

陈潜带着阿元窜了好几个珠宝玉器铺子,怔是什么好东西都没找到,不是他找不到,而是他每拿一样东西,林嬷嬷就在一旁哧的笑一声:“这只玉镯,老祖宗屋里没有十只也有八只。”又或是,“这个某某,老祖宗用来磕着玩的!有一次一下就磕乱了十来个!”

搞得陈潜一点脾气都没有,很后悔当初为什么带林嬷嬷出来,如果她不跟着,自己糊里糊涂的随便弄样东西送给老祖宗,不也糊弄了过去?

陈潜对于自己这个陈府终极宝贝的身份还没弄清楚,不明白如果自己不弄样好东西搏个头彩,不但老祖宗不会放过他,连他的娘亲都不会放过他。

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在城里面转悠的时候,早让人盯上了,这个人不是旁人,就是明言。

陈潜摇头叹气的又从一间珠宝店走了出来。林嬷嬷把这家珠宝店的东西批得一钱不值,连带老板的脸色由原来的红润喜庆变成了黑暗阴沉,陈潜心想,如果不是看来自己是陈府小公子的份上,这珠宝店老板很有可能早拿一把大扫把拍了他们出去!

陈潜忍不住要说林嬷嬷几句:“嬷嬷,我知道您见多识广,吃盐多过人家吃饭,再你也没必要一点脸面都不给人家留吧?”

林嬷嬷板着个老脸,鼓了皱皮的一张嘴,严肃认真的道:“嬷嬷我是实诚人,陈府上下一向欣赏我实话实说的美德!”

陈潜心想,不但武师傅有冷幽默的品质,连这位嬷嬷也有!你老人家讲的笑话也太好笑了吧?

三人在店老板敢怒不敢言的怒目注视之下往门外走,冷不防的,外面冲进来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的男子,怀里抱了一样东西,低了头急急的往店里面冲,差点撞上了陈潜,幸亏阿元在一旁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开了,陈潜刚刚骂了一句:“你走路没长眼睛呢?”

就听见那人一叠声的道:“对不住,对不住!”

这是一个面目斯文的中年人,脸有隐忧之色,留着短须,很像一位管家之类的人,他急急的走到柜台,问老板:“老板,您这里,收东西吗?”

珠宝店老板正烦着呢,一大早被陈潜他们烦了一个上午,一单生意没做,反而被人家把珠宝店批得像街头收破烂的,心情很不好,道:“去去去,不收不收!”

那中年人看来很缺钱使,道:“老板,您看看吧,我这可是好东西,是一只避日麒麟,如果不是缺钱使,我也不会把它拿了出来。”

老板很显然根本没听过这东西,挥了挥手:“什么乱东西,不收!”

林嬷嬷忽然拉了拉陈潜的衣袖,陈潜明白了她的想法,道:“喂,这位兄台,我刚好想找样好东西,不如拿来给我看看。”

珠宝店老板虽然肚子里蓄了对陈潜的满腹怒火,但是可不敢丝毫露出一星半点,表情依旧恭敬,道:“对对,这位可是一个大主儿,陈府,你知道不,京城第一大户,这位是陈府的小公子,只要他能看得上的,一定会给一个好价钱给你的!”

那中年人看来跑了很多家,原本没什么希望的了,听老板一说,眼中又燃起了希望,陈潜一见此,就道:“烦请老板准备间房,让我和这位先生聊聊?”

那老板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

正在这时,门帘声响,陈潜首先看到一把扇子,漫不经心的斜挑着门帘,接着从门口走进两人,一个仿佛是主子,而另外一个,则是随从的模样,那个主子一身青衫,……

当陈潜望着那个青衫少年,看见他脸上的笑的时候,心脏不由得漏了一拍,心扑扑跳了两跳:这个人为什么笑起来这么的温柔,温柔之中带了一丝邪恶,不可忽视的魅力却迎面扑来?

他有一双很温柔的眼眸,当他的眼睛望着人的时候,几乎能把那人融化。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云外天都)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潜,武师傅)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云外天都)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逼良为夫》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潜,武师傅),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