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报告老师,我有意见》中期报告指导老师意见 无广告 报告老师,我有意见女王受

更新时间:2019-11-12 04:37:21

《报告老师,我有意见》中期报告指导老师意见 无广告 报告老师,我有意见女王受 已完结

《报告老师,我有意见》

来源: 作者:潘亮 分类:出版 主角:肖小,范弥胡

经典小说《报告老师,我有意见》由潘亮所编写的出版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肖小,范弥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老大,我们继续去打雪仗吧?”放学后,肖小笑被十来个同学团团围住,大家兴高采烈地等着“老大”发令。 “这个嘛……”肖小笑看了范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大,我们继续去打雪仗吧?”放学后,肖小笑被十来个同学团团围住,大家兴高采烈地等着“老大”发令。

“这个嘛……”肖小笑看了范弥胡和田田一眼,“哎呀呀呀呀,真是不巧,我还要到少年宫去学钢琴呢,玩不成喽!”

“学钢琴?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范弥胡傻里傻气地问道。

田田偷偷踩了踩范弥胡的左脚尖,慌忙说道:“对对对,我们老大在少年宫学钢琴已经半年多了,马上就能考八级了!”

“噢!”大家向肖小笑投来羡慕的眼光,遗憾着离开了。肖小笑无意中看见周曼迪在出教室门的时候白了他一眼,好像“识破”了什么。

教室里只剩下了肖小笑、范弥胡和田田三个人。

“嘿,老大,原来你不光会弹玻璃球,还会弹钢琴呀!我怎么从没听你弹过呢?”范弥胡兴高采烈地说。

“你犯什么迷糊!”田田又使劲儿踩了踩他的右脚尖,“学钢琴只是借口!刚才就差点被你捅漏了,没看见老大在向我们发暗号,召开‘铁三角’紧急秘密会议吗?”

“铁三角”经常聚在一起“密谋”些什么,他们讨论的内容是最高机密,不光老师、家长不能知道,就连对其他同学也是绝对保密。

肖小笑煞有介事地踱起步子,开始主持会议:“自从石老师推行‘新政’以来,我们‘铁三角’想尽了办法跟老师对着干,可半个学期过去了,一丁点效果也没有。石老师反而越演越烈,‘新政’不断。再这么下去,恐怕以后连寒暑假都没得玩了。”

“是啊,石老师的‘新政’真是害死人呀!”范弥胡脸上呈现出被“新政”折磨得惨不忍睹的表情。

“别打岔,听老大说下去!”田田掐了一把范弥胡的左手。

“我们再也不能对石老师‘妥协’下去了,从今天起,我们要专门给石老师提意见!”肖小笑开始部署战略方针。

“难啊,难!”范弥胡摇晃着胖乎乎的脑袋,表示无可奈何,“你们听到石老师那句话了吗——谁敢对我有意见!”

“范弥胡啊范弥胡,关键时刻你可不能犯迷糊呀!”田田又对范弥胡的右手下了“毒手”,“你是我们‘铁三角’的军师,我们全靠着你出谋献策呢!”

“对啊,我是军师呀!”范弥胡为自己刚才临阵脱逃感到愧疚,可一时又想不出什么主意,只好把目光投向肖小笑。

“你看我干吗……”肖小笑也没什么好主意。

“谁看你了,我在看你身后讲台上的粉笔盒呢!”范弥胡说。

“又犯迷糊了不是?让你出主意,你还有心思看什么粉笔盒?”田田又教训起他来。范弥胡的双脚、双手都被她“蹂躏”过了,田田想了一会儿,干脆拍了拍他那圆骨碌的大脑袋——她就爱这么“折磨”范弥胡玩,其乐无穷。

“我要出的主意,还就在那个粉笔盒上。”范弥胡的脑筋果真机灵,当即就把他的点子和盘托出……

“好样的!”肖小笑和田田听了也赞不绝口,“我们现在就干!”

“铁三角”给老师提意见的秘密行动,就这样开始了……

第二天早上,石老师来到教室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以往还没走到教室,大老远就能听到全班同学在叽叽喳喳叫嚷个不停,甚至还有几个开“个人演唱会”的,操起一把扫帚当话筒跳上讲台,闹得教室里鲜花(用纸叠的)和臭鸡蛋(上星期没吃完的早餐)齐飞。可今天来到教室门口,却发现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战战兢兢、一声不吭。

按照经验,这种情形只在有人“闯祸”了的时候才会发生。石老师走进教室,她先是检查了一遍窗户上的所有玻璃是否完好无存,又“扫描”了一遍全班同学的脸蛋有没有因为打架而鼻青脸肿的。特别是那场雪下了一夜非但没有停,反而越来越大,可能是有人把雪球带进教室里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然而,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石老师突然发现,全班同学的眼睛都在直勾勾盯着前黑板。她转过身去,差点儿没当场晕厥。

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

报告老师,我们有意见!

大字周围还散布着许多用不同笔迹写的歪歪扭扭的小字:

我们对“新政”有意见!

强烈抗议石老师侵犯我们的活动课时间!

坚决抵制每天上午无端增加一节课的行为!

……

这就是昨天范弥胡出的一个歪招:既然大家都不敢当着老师的面公开站起来提意见,何不把这些意见写出来,看看石老师理会不理会!反正没有署名,石老师也抓不到是谁写的。

大家都望着石老师,看看她能有什么说法。

没想到的是,石老师转过身来,若无其事地说:“今天谁值日?怎么到现在也不擦黑板!”

石老师可真鬼!肖小笑在心底感叹,昨天我们把意见说出来,她装作没听见;今天把意见写出来,她又装作没看见!范弥胡好不容易才想起来的锦囊妙计,就这么轻松被石老师破解掉了。

不过,“铁三角”早就准备好了石老师的这招“装傻大法”,范弥胡坐在肖小笑的前排,他转过头来趴在肖小笑耳边说了几句话,肖小笑心领神会跑上讲台,抓起黑板擦擦了两下,故意漏下几条重量级的口号,对石老师说:“石老师,您看看,这一条还有没有用?”

“太妙了!”田田在下面小声叫好,“这回看石老师到底看不看!”

“好,我来看看……”石老师果然要中计了。她转过身去,眯着眼睛,几乎是贴着黑板打量了一遍,又揉了揉眼,又打量了一番,动作很是奇怪。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石老师在搞什么名堂。最后,石老师在讲桌上翻了翻,摸出一个空眼镜盒来:“哎呀,今天忘记戴眼镜了,什么都看不见呀。还是先擦了吧,不要影响下面的老师上课……”

范弥胡惊骇得鼻涕都快流出来了:没戴眼镜也不至于眼花成这个样子吧?石老师也太能装了!刚才说我脚边的地下有瓜子皮怎么就看得那么清呢!

石老师很快就反守为攻。

“再过两天,我打算对咱们班的班委进行一次调整。”石老师用不经意的语调抛出一颗重磅炸弹。

最近几天,石老师迷恋“新政”怕是上了瘾,每天都要新出台那么几条。这些“新政”,上到学期计划,下到日常琐事,大到期末考试班级平均分要达到多少多少,小到手指甲不能留超过几毫米,简直包罗万象无所不容。

而如今,石老师又打起了班委的主意。全班最坐不住的就是肖小笑了,要调整班委,首当其冲就是他这个班长呀!难道石老师想要把我给撤了?

田田偷偷拍了拍肖小笑的后背:“老大,没关系,只要你不犯什么大错,石老师就没有理由撤掉你。”

肖小笑哭丧着一张脸:“那今天没交作业算是大错吗?”

“算,绝对地算!”田田说,“不要告诉我你作业没交!”

肖小笑还没来得及点头,石老师就已经拍了拍收齐放在讲桌上的作业本发话了:“肖小笑,今天的作业怎么还差你一本呀?”

“我忘……”肖小笑战战兢兢站起来,想解释忘带来了——可石老师根本不认这个帐,因为平时同学只要没完成作业,总爱说“忘带了”,也不换一种理由。前几天石老师在宣布第16号“新政”的时候专门讲过:“在我这里,忘带了就等于没有做!”

“怎么了?是忘带了吧?”石老师挖苦肖小笑。

肖小笑看了看教室前方黑板上的石英钟,又瞥了瞥窗外的那棵枝头压满了积雪的大树,计上心头。他说:

“您不是说今天早自习结束前交上来吗?现在还差5分钟呢!”

“好,我就等你这5分钟!其他同学继续看书。”石老师认定这是肖小笑的“缓兵之计”,她找了个空位子也坐下来,看肖小笑究竟能耍什么花样。其他同学也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不知道他怎样在这5分钟之内不出教室就把作业“变”出来。

肖小笑悄悄地从兜里掏出一只红色的激光灯来,在课桌的掩护下,对着教室外晃动了几下。

“哇咔咔!”教室外传来一声古怪的叫声,接着,一只蓝色的大鹦鹉拍着翅膀从枝头飞走了。

“丢丢加油!” 范弥胡和田田握着拳头小声喊。

他们俩一看就全明白了,那只鹦鹉是肖小笑养的宝贝宠物,名叫丢丢,可机灵可聪明了。在肖小笑的训练下,它能为主人做好多事情。肖小笑的家离学校并不远,上课的时候,丢丢就落在教室外的树上随时候命。只要见到主人发来信号,丢丢很快就能出色的完成任务。

刚才,肖小笑用红色激光灯在空中画了几个“Z”字型,这个信号的意思是让丢丢回家帮他去取作业!

黑板上方的那只石英钟不紧不慢地走着,三分钟过去了,丢丢还没有回来。肖小笑有些着急了,在平常,丢丢只需要一分钟多点儿就能从家到学校打个来回,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下雪,丢丢迷路了?

只剩下30秒了!石老师已经站了起来,她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神色。

10秒!

石老师认为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她走到肖小笑身旁问:“怎么样?现在能不能交练习册了?”

说话间10秒钟已经走到了尽头,肖小笑急得抓耳挠腮。

“教室里的钟快了!”范弥胡把自己的手表调慢了几分钟,然后伸给石老师看。他知道石老师不会相信他,但起码能再拖延一点儿时间。

这时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潘亮)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肖小,范弥胡)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潘亮)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报告老师,我有意见》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肖小,范弥胡),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