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菊岛轶事》菊岛千代 801 菊岛轶事激H

更新时间:2019-11-25 16:43:30

《菊岛轶事》菊岛千代 801 菊岛轶事激H 已完结

《菊岛轶事》

来源: 作者:潘笑怡 分类:出版 主角:杨府,杨义山

《菊岛轶事》作者:潘笑怡,出版类型小说,主角:杨府,杨义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第三天,杨府的聘书就来了。杨义山还命管事送来一封信,信中责怪方古董那天不辞而别,感谢他劝慰小姐,使她精神大有好转。至于他推荐宋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天,杨府的聘书就来了。杨义山还命管事送来一封信,信中责怪方古董那天不辞而别,感谢他劝慰小姐,使她精神大有好转。至于他推荐宋先生入府当差一事,但请放心,不过,小姐拜托的事,亦请方古董放在心上云云。方古董谢过管事,待要与宋人楷说事,却又犯难了。

宋人楷这几日倒也清闲自在,在厢房读读书,教拣宝识几个字,或是到前边店堂去,替方古董照料一下生意。只是方古董每日里进进出出,魂不守舍,使他产生了有什么大事来临的预感。

这天吃罢早饭,方古董叫拣宝去照料铺面,自己径直走进厢房与宋人楷聊天。

“贤弟,这几天我里外穷忙,照料不周,你莫要见怪。”

“仁兄,说心里话吧,有仁兄在身边,谈诗论画,传道解惑,我也就浑然不觉身外事了。一旦仁兄去忙这忙那,我心里便不自在,总也想找点什么事做,拣宝这孩子又不容我插手。”

方古董只笑笑,也不言语。

“所以,几次话到嘴边,又怕拂了仁兄的好意,今日不如对仁兄实说了吧:请您替我在岛内谋个差事如何?”

方古董正等着他这话哩。

“贤弟,你的心思,不说我也看得清楚,正想同你商量此事哩!本岛大财主杨义山,与我有几分交情。此人精通文墨,却爱附庸风雅,为人倒不像顾洪达之流刁钻,是个出名的‘和事佬’,该花钱的地方,也还舍得,只是死要面子,不喜欢下人顶撞。前日过杨府去,我同他说起贤弟,他满口允承下来。你看这,聘书已差人送来了。”

“啊?”宋人楷觉得意外,无意问道:“前日仁兄去杨府,好像是为谁人的婚事吧?”

方古董如同被人撞破机关一样难堪,忙支吾其词:“不过随便聊了聊而已。呃,这件事,也未及与你商量,休怪愚兄。”

“哪儿的话,我这里多谢仁兄了!不知在杨府当什么差,是否能胜任?”

方古董呵呵一笑:“什么当差?闲事,闲事,在杨府吃白食的人不知有多少!”

“这……”

“贤弟只管放心!聘书上说得清楚,书案。其实,杨义山也不懂这个词的意思。想是——”方古董顿住了,他本想说“想是艳霞小姐的意思”,觉得不妥,便改口道:“想是为杨义山草拟一些无关紧要的应酬文字,或是谁家有生诞喜庆,送副对联。杨义山既不大懂,贤弟也不必费大脑筋。他家藏书倒不少,据说他叔祖是万历年间的举人。贤弟大可闲居杨府,遨游书山,潜心画道与雕技。况且,杨府的东院乃是一座百花繁茂的林园,住着许多的民间能工巧匠,对你陶冶性情,熟悉本岛的彩雕彩绘风格,也许不无裨益。如果贤弟以为还可以,不妨去试住几日。”

“仁兄费心了,小弟求之不得。”

说罢便要随方古董去见杨义山。古董道:“今天是个吉日,也好。”

二人一进杨府,适逢杨义山外出未归。赵管事问古董,是不是要见夫人小姐?古董忙说:“不必了。”赵管事又说:“老爷临走关照过了,已在东院收拾好一间清静的住处,请两位先生随我去看看。”不一会儿,安顿妥当,方古董向宋人楷告辞,并答应他有时间便来看望他。

送人楷进了杨府,方古董怅然若有所失。令拣宝关了店门,自己和衣倒在床上。捱至夜饭时分,拣宝来说,有客人求见。方古董起身去迎,想不到竟是顾洪达。

顾洪达规规矩矩把三百两银子送来了。不但如此,还另外封了一大包银子,请宋画师再赐一幅画。方古董一时不明来意,推说宋画师已离开菊花岛去外地办事,不知何日方回,只收下了三百两,以作为将来索画的凭据和抵押,顾洪达好不扫兴,厚着脸皮向方古董求画。方古董哪有心情作画,没有两句好言语,打发他走了。

打这以后,一连数日大晴。杨府忙年,里里外外,热闹非凡。杨义山夫妇只与宋人楷匆匆见了一面,叫他预备十数副春联,别的什么也没说。宋人楷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功力,倒也着实花了些力气。春联挂出来了,管事们知道此人有些来历,而且出手不凡,便也另眼相看。不过,杨义山似乎并未领略出什么不凡之处,不着边际地随口赞许了几句,便把他请来的这位书案冷落在一边了。这也难怪,春头腊尾,他交际频繁,忙得不亦乐乎,把宋人楷忘记了。

宋人楷腊月三十下午同管事说了一声,匆匆赶回古董画店,与他师徒二人一起吃了团年饭。对杨府的事,宋人楷也很少提及。宋人楷临走时,要把杨府赏的二十两银子留给古董。古董告诉他,留着去买几套衣服,还说为他存了一笔银子。宋人楷不解其意,方古董才告诉他,三百两银子是顾洪达亲自送上门来的。

冬去春来,宋人楷在杨府过得悠闲自在,人也渐渐丰满了,脸上有了颜色。

这天清晨,宋人楷醒来,觉得格外神清气爽。推窗看时,满园的桃花一齐开了。远处的大海碧波细浪,白帆点点;近处的高崖上,一排排松树苍翠欲滴。岛中麦田泛绿,微风紫燕斜飞。夜来一场好雨,百鸟啁啾,似在为这碧蓝的天、水灵灵的花、透明的空气放歌,整个大自然都在骚动、喧闹。

宋人楷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地迷住了,他情不自禁地信口吟出一阙《朝中措·春日》:

菊岛人意似春浓,

除旧布新容。

小草风温萌动,

泥融紫燕凌空。

何须几日,

桃云万顷,

柳浪千重。

海岸晨光一抹,

麦田绿上群峰。

吟罢词,宋人楷犹觉不尽兴。他许久没有画画了,手痒难禁。上月托一位管事从宁远城购回一些颜料、画笔,今日定要开斋了。他叫人把一张桌子抬到室外走廊上,摊开画纸,这才发现没有调色板。宋人楷望着眼前的花园,那些流动的线条,燃烧的色彩,以及被长期压抑的创作欲等等,内外向他夹击。除了想把这幅大自然的杰作停留在画纸上,别的他一概不清楚了。

就在宋人楷如痴如醉地在画面中神游的时候,一个小木匠惊慌地跑开了。他要去告诉主子,这园中来了一个疯人,他把乌七八糟的颜色涂在红木茶几上,拿支笔在纸上乱涂乱抹。

这小木匠是夫人刘氏娘家的远亲,也姓刘,从宁远城西部山区到菊花岛,能吃杨府稳稳当当一碗饭,自然对夫人感恩不尽,每有机会便凑拢去问安、套近乎,渐渐成了刘夫人心照不宣的“小密探”。刘玉翠身边有一贴身侍女巧莲,颇有些姿色,刘木匠常对她眉来眼去。刘玉翠看在眼里,只拿话哄他。刘木匠早就听说只等东院桃花一开,夫人小姐就要打西院过来赏花的,此刻院门那边的一片喧嚷之声提醒了他:兴许是主人过来了?他心想,正好拿这疯子先生的事禀告夫人,也要顺便瞅两眼巧莲。

果然是刘夫人、杨小姐由一帮子侍女、仆从簇拥着过东院来看花了。刘木匠倒也识趣,怕叫主人扫兴,并不急于告发宋人楷。

夫人一见刘木匠,眉开眼笑:“哟,是刘狗剩呀,年过得好吗?给家里捎钱了吗?”

“回夫人,托夫人的福,刘狗剩长这么大也没过过这么热闹舒心的年!钱也托人带回去了,听说是夫人的赏钱,父母双亲千恩万谢,都说夫人大慈大悲,是观音菩萨转世!”

“哎哟哟,你这张嘴,越发地伶俐了!”

“夫人过奖,这都是沾夫人的光,到府上来长的见识!”

刘玉翠笑得满脸的细皮白肉都颤动了:“巧莲,我只怕刘狗剩是在哪个人面前卖嘴巴乖哟!”

巧莲脸一红,岔开说:“请夫人、小姐往前边走。刘狗剩,你领路!”

“这……”

“咦,你光长了嘴?叫你领路,什么这呀那的!”

“回夫人,莫说是夫人吩咐,就是巧莲姐传一句话,刘狗剩敢不从命?只是往哪方走,适才我有些为难。”

刘夫人面有愠气:“怎么讲?这杨府两院,任我来、任我往,有什么叫你为难的?”

“夫人有所不知,东院两个月前来了一位先生,今日发了疯病,叫小的把桌子抬出来,堵住了走廊,夫人若是从假山边绕过去,撞见这个瘟神,岂不扫兴?”

“赵管事!”

“在!”

“什么疯人,竟敢在杨府胡闹?”

赵管事就是下帖子请方古董和宋人楷的,自然猜到了几分是谁,但这人是老爷关照过不得怠慢的,夫人面前又不好深说,只好支吾道:“不知刘木匠说的是不是宋先生?他倒是两月前进府的。宋先生文质彬彬,每日诵读诗文,援笔作画,怎么突然发了疯病?”

刘玉翠这才想起她与杨义山一同见过一面的“书案”。她不喜欢这个词,更不能容忍的是,这“书案”是杨艳霞保荐入府的,事前并未经过她同意。刘夫人借题发挥的时候到了:“我杨府虽说不在乎几个吃闲饭的,总不能让疯人也混进来吧?赵管事,带我去看看,谁把我家的桌子乱搬乱动,还敢挡道?!”

杨艳霞不是刘玉翠的亲生,两人虽以母女相称,并无感情。杨艳霞厌恶这个粗俗凶悍的女人,但她的出生暧昧,有苦难言。现在刘氏当着府中上下人等,指桑骂槐,显然是在自己面前耍威风。杨艳霞生性刚烈,这口气难以咽下,但考虑到那姓宋的先生是方老师推荐的,不可让刘氏冲撞了他,只好忍气吞声说道:“母亲暂且息怒,这事待我去处置。巧莲,你带夫人从假山那边绕过去,小心伺候。

精彩评论:

作者(潘笑怡)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杨府,杨义山)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杨府,杨义山)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杨府,杨义山)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杨府,杨义山)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