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限大魔尊》武侠之大魔尊 T吧 极限大魔尊健气受

更新时间:2019-12-16 12:38:06

《极限大魔尊》武侠之大魔尊 T吧 极限大魔尊健气受 连载中

《极限大魔尊》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何以寻欢 分类:武侠 主角:陈琨,叶策雄

主角是陈琨,叶策雄的小说《极限大魔尊》此文是何以寻欢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宁无缺挺了挺胸膛,颇带着自豪的语气,答道:“家师正是太行山净一真人。” 陈琨听了,眼睛瞪得滚圆,连忙追问:“可是独幽宫的净一真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无缺挺了挺胸膛,颇带着自豪的语气,答道:“家师正是太行山净一真人。”

陈琨听了,眼睛瞪得滚圆,连忙追问:“可是独幽宫的净一真人么?”

宁无缺点点头,“正是。”

陈琨不禁摇头直叹,挑起了大拇指,啧啧称赞,“小兄弟年纪轻轻,却能得净一老前辈的真传,实在了不起,了不起啊!”

“陈兄过奖了。”宁无缺不卑不亢地施了一礼。

这时,他转头顾盼,却见自己所乘的这艘大船,高帆已吃饱了风,圆圆鼓起,就好像孕妇的肚子,使得船速飞快,有如离弦之箭般向洞庭湖驶去。

三艘船,一前二后,成“品”字形,首尾衔接,协调而整齐地破浪前行,隐隐地,已可望见君山那挺拔的峰头了。

宁无缺眼睛滴溜溜一转,心念微微一动,忙向陈琨拱手问道;“李某刚出师门,阅历尚且浅薄,今日初次参与武林盛会,却不知那洗心殿苏殿主,究竟是男是女,有何权势,居然连夜发帖邀请各大门派莅临聚会,莫非其中有什么猫腻?”

陈琨一怔,不禁哂笑道:“这个苏殿主,别说初出茅庐的小兄弟你了,纵是我与家师也全都不清楚,不过,近些年听说那位洗心殿主,异军突起,不动声色地崛立于江湖,有意开山立派,曾在江浙一带,连败武当、崆峒两派二十余名高手,因此名声大噪,此番她发帖邀约武林中七大门派聚会于君山之巅,兴许是有意在各大掌门面前显摆几手功夫,嘿!若是如此,那她可就打错算盘咯!”

宁无缺认真听着,待他说完,又迫不及待地询问道:“那,请问陈兄,武林中的七大门派,可都应邀赶来了吗?”

陈琨沉吟片刻,正色道:“据我所知,武林七派之中,已到了六派,实不相瞒,其实,武林诸门派,全是受了武当掌门空虚道长私函邀约,存心要在君山大会上,报复当年被洗心殿打败的奇耻大辱,所以呢,各派掌门人也是盛情难却,都亲自率领派中高手起来参加,其中,唯独只有昆仑一派尚还未到,想必,是因为他们距离太远了,懒得跋山涉水吧!”

宁无缺挠了挠腮上的痒,紧接着又问道:“哦?这么说的话,今日的君山会,不就相当于是武林各大门派之间较量武功的契机了?”

陈琨微微颔首,粲然一笑笑:“其实,也可以这么说,但若是论切磋的对象,却只有那狂妄自大的洗心殿主一人罢了,各派的真正来意,不过就是给武当派助威打气而已。”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谈到这儿,渐渐地,船,已经抵达了君山的山脚下。

三艘船一并靠岸,众人方才按照秩序鱼贯下了船,就听得岸边广场上架起的凉棚中,恰好奏起迎宾乐来。

接着,一个身穿麻衣,相貌清癯的老翁,龙骧虎步地迎出棚来,满面热情,发出一阵爽朗大笑:“哈哈!诸位贵宾莅临鄙会,实乃鄙殿荣幸之至,老朽叶策雄,谨代苏殿主,恭迎各位登山。”

宁无缺趁隙,偷偷打量那位老翁,心里不由得暗暗惊呼,只觉那叶策雄不但精神矍铄,声如洪钟,一双鹰目,开阖之间,更是神光充沛,一望而知,必定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大家都不知道这位自称叶策雄的老头儿,在洗心殿中到底是何等身份地位,只是含糊地点了点头,应付几下后,便一起随他动身上山去。

陈琨素来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物,见状颇有些忿忿不平,便暗暗朝宁无缺递了个眼色,倏地从人群中飞身越出,冲着那领路的叶策雄抱拳一揖,毕恭毕敬地问候道:“晚辈衡山派弟子陈琨,敢问叶老前辈,您在洗心殿中担任何种职位?”

表面上,他是向叶策雄谦逊垂问,实际上,他却是要借此存心试探这老翁究竟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本领,刚才趁着一揖到地的时机,忽然右掌掌心外露,暗蓄七成内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胸向叶策雄飞快推了过去。

“陈兄……”宁无缺见了,大吃一惊,霎时替那陈琨捏了把汗,瞬息间,只见他的身形骤闪,犹如幻影一般窜上前去……

这时候,叶策雄泰然自若,嘴角微勾,左掌当胸斜斜竖起,眯眼笑道:“不敢,老朽乃洗心殿右护法,阁下不必多礼。”

风轻云淡般的笑声中,叶策雄双腿钉立,左掌与陈琨的右掌对上,刹那间,只觉两人各自所凝聚的浑厚内力猛地相撞,只听”嘭”地一声闷响,那叶策雄仍然纹风不动,可陈琨却是“噔噔噔…”踉跄地往后跌退四步。

说时迟那时快,宁无缺恰好及时赶到,只见他左掌疾探,在腰际轻轻托了一掌,右掌迎胸划了个半弧,“嘶”的一声裂帛脆响,应手而起,总算帮陈琨消释了叶策雄那雄浑罡力的余震,同时,五指顺势一托后背,助他站稳了脚跟。

陈琨惊魂甫定,回头,眼神里充溢着感激之色。

却说那叶策雄庞眉微皱,不由动容,见宁无缺此刻仍气定神闲,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心知此人绝非泛泛之辈,便赶紧笑问道:“这位少侠好精纯的内力,敢问高姓大名?”

宁无缺淡淡道:“晚辈姓不高,名不大,黄山宁无缺是也!有劳叶护法谬赞。”

说完,宁无缺急忙蹲下,关切地察看陈琨的情况,却见他的脸色,已经白得就像是条死鱼的肚子,身侧,正有同门弟子送上丹丸,喂他吃了。

“陈兄,没事吧?”宁无缺问道。

“无碍,小兄弟莫要担心。”陈琨吃了药,气色果然恢复了许多,精神也渐渐饱满。

叶策雄拊掌笑道:“哈哈!中原武林,名门正派,果然是精英辈出,今日君山大会,能让李少侠赏脸光临,实乃鄙殿之福,诸位,还请莫嫌老朽怠慢,请!”

说着,他宽袖一抖,身子凌空拔起,微一拧转,已掠到了三丈开外。

各派英雄全被那叶策雄叶护法的气势所慑,彼此交换一个惊诧的眼色,也都不甘示弱,急忙施展了绝顶轻功,紧追而上……

宁无缺笑了笑,下意识地伸手,握紧了陈琨的肘臂,朗声道:“陈兄,咱们也别落后,走起!”

随着这轻描淡写的一握,陈琨立刻觉得有股灼热的内力,如一道热流,瞬间从腕上“曲池”穴上直透过来。

陈琨忽觉惭愧,不由得轻轻一叹,心下暗想:“飞鱼兄弟果然不愧为净一真人的传人,其内力之淳厚,真让愚兄自愧弗如啊……”想着,他已默默吸了口清气,抬脚与宁无缺联袂并行,飞快上山。

不多时,群豪几乎在同时登上了君山的山顶,大家停下了脚步,放眼望去,只见山顶上已搭了高逾四丈的彩棚,棚外,冠盖云集,棚内,人头攒动。

左面这一列的贵宾席位上,按照辈分顺次坐着武当掌门空虚道长、少林掌门觉景方丈、峨嵋掌门普渡师太,三位掌门人的身后,各自侍立着十余名门下代表弟子。

右侧呢,摆设有三张较小的方桌,桌上茶水瓜果,一应俱全。

桌后,约有数十名红衣女郎侍立,上首位上,坐着一个紫膛脸老人,模样,竟跟那叶策雄长得有九成相似!

下首的位子却是空着,正当中一把铺垫豹皮的紫檀木交椅上,却坐着一个二八年华,身穿玄色长袍的妙龄少女。

宁无缺走了过去,一眼瞥见了那少女,顿时瞠目结舌,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不禁讷讷地暗忖道:“这……这女子,怎…怎么会是她?!”

他慌忙地揉揉眼睛,掐掐脸蛋,再三确认,最终确定自己并非看花了眼!

只见那少女,大约十六七岁,鹅蛋脸,桃花眼,梨涡深浅恰到好处,鼻挺如悬胆,唇红如樱桃,嘴巴是一个小巧而曼妙的轮廓,尤其眉心有颗鲜明的朱砂红痣……

这副娇俏可人的模样,宁无缺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仿佛就是八年前,表妹璎珞的影子在自己的眼前活现……

但是!不可思议的是,一天之前,他明明已经亲手掩埋了璎珞表妹的尸体,她又怎可能好端端地坐在这儿呢?!

一时之间,宁无缺骇得吐出了舌头,久久忘了缩回…

他心念电转,赶紧伸手往怀里一摸,明显感觉到那枚淬毒的星状暗器还在。

宁无缺咬紧牙关,余痛再次涌上心头,不言而喻的,自己并非处于梦中,可是呢,昨日家中所发生的悲剧,又决不假!

难道说,天下,竟真的会有如此相像的人么?!

当宁无缺陷入沉思之时,右护法叶策雄已急行两步,上前躬身,向那少女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禀道:“禀殿主,属下已奉命,顺利迎接武当、青城、少林、衡山等六派掌门及派中众位高人登山,请殿主示下。”

宁无缺听了,浑身一震,心里不禁失声叫道:“什么?!她…她就是洗心殿的殿主苏君墨?太奇怪了!”

那少女年纪虽轻,但却昂头挺胸,傲睨自若地端坐于正中的主位之上,本已显得格外的突兀,此际,听完了叶策雄的话,她竟连站也懒得站起来,只是梨涡浅绽,露齿嫣然一笑,飞快地扫了群豪一眼,随意地摆了摆手,道:“诸位,都请坐吧!”

这听起来并不算礼貌的话,刚一出口,座前的泰山掌门独孤巍,南海剑派银发婆婆,衡山掌门萧敬钰等几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个个都怒火填膺,鬓边白发根根竖起。

就在这时,坐在上首座位的那紫膛脸老头儿,徐徐站起身来,含笑,打圆场道:“诸位有所不知,鄙殿苏殿主腿上略有不便,无法如意起立,以礼欢迎,老朽乃是左护法叶军鹤,谨代苏殿主,向诸位英

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陈琨,叶策雄)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陈琨,叶策雄)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陈琨,叶策雄),女主(陈琨,叶策雄)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陈琨,叶策雄)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