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烟墨红尘醉倾颜》红尘醉 立场倒换 烟墨红尘醉倾颜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0-01-16 12:46:45

《烟墨红尘醉倾颜》红尘醉 立场倒换 烟墨红尘醉倾颜免费试读 已完结

《烟墨红尘醉倾颜》

来源: 作者:简兮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端木逸,苏璟

独家完整版小说《烟墨红尘醉倾颜》是简兮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端木逸,苏璟,书中主要讲述了: 当烟冷再醒来时,身处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烟冷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周围目及之处被火光照亮,看清眼前环境的烟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烟冷再醒来时,身处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烟冷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周围目及之处被火光照亮,看清眼前环境的烟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在她的眼前盘踞着密密麻麻的毒蛇,少说也有数百条之多。而此时它们正仰着头向烟冷吐着信子,烟冷甚至相信现在只要她稍微动一下,它们将会立刻攻上来。

怎么办才好?虽然被咬到也不会被毒死,可是这般群攻上来也不是她的身体能受得住的啊,而这蛇群过于密集,轻功也在这洞中是施展不开的。烟冷在脑海中不断想着可行的办法,手也小心翼翼的在身上摸索着可用之物。

“穆公子,先歇一会吧,我们已经找了一整天了,可能烟冷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看着已经一天滴水未沾的穆青衣,端木逸即担忧又无奈。

“要休息你们自己休息,我自己去找,我一定要找到她。”

“穆公子,夜间最好不要乱走动的好,不然很容易在这毒雾迷林里迷路的。”

“是啊,我们都同样很担心烟冷,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如果我们在出了什么事,那还有谁能去将烟冷寻回来,所以穆公子今晚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的好。”

经过端木逸和暗月的轮番劝说,穆青衣才不得不停下脚步,他三人在之前苏璟珅和穆烟冷呆过的一处矮崖边生火休息,端木逸在崖边附近的林子里寻着树枝,暗月站在一处树上观察着附近的地形。

“咦?这支簪子是?”

“怎么了?”端木逸手中拿着一支银簪走到火堆旁坐下,其他两人也闻声走了过来,和他一同坐在火堆前。

“这是什么?”穆青衣看着端木逸手中拿着的银簪。

“啊,我想起来了,这支簪子好像是烟冷的,我见她用过几次。”

“烟儿的?可这明明是一男款的发簪。”穆青衣接过银簪在手中把玩着,这支簪子款式简单,纹饰也被岁月磨损,但依旧可以看出其主人的爱惜。烟儿怎么会有一男款的发簪,在墨竹居时从未见她用过啊。

“你是几时见烟儿用过这支簪子的?”穆青衣端详着手上的银簪,疑惑的看着端木逸。

端木逸撑着头仔细回想着,“我想想,应该是在边月城之后,之前在南境城时未曾见过烟冷绾发,因此未曾见过此簪。”

穆青衣小声呢喃出声,“我也未曾见过此物,那如此说来,这簪子应该是她离开南境城后所得。”

“离开南境城之后?这其间烟冷可一直和苏公子在一起啊,难道这簪子是苏公子的?”端木逸恍然大悟的看向穆青衣手中的银簪。

“烟儿为何要留着他的簪子?”穆青衣盯着手中的银簪愣神,在他知道这银簪是苏璟珅给她的时候,他心中的感觉难以言喻。

他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本是仇深似海的两人为何可以相安无事的生活在一起,他看的出苏璟珅对烟冷的关心不是假装的,那是发自内心的,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窥视了的感觉。

“穆公子?你没事吧?”

“烟儿和他关系很好吗?”

“恩?你是说苏公子?”穆青衣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紧紧盯着手中的发簪出神。

“我和他们是在边月城遇到的,第一眼就觉得苏公子不是一般人,后来才知道他就是落云阁的阁主,那时不知道他和烟冷之间有着这层关系。当时的种种,两人看起来到有些像恋人,后来才知道是我误会了。苏公子很风趣,不过也仅限于对烟冷罢了。”说到此处,端木逸停顿下来,见穆青衣并没有明显神色的变化,随即才继续说下去。

“他对烟冷很特别,每次遇到危险时,他总是第一时间将烟冷护在身后,在南境城烟冷失踪,也是苏公子救走了她,不过那两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没人知道了,而烟冷也有意的回避了苏公子救走她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端木逸的话说罢,三人之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不知沉默了多久,穆青衣率先打破了沉寂,“暗月,你们查到消息了的对吧?”

“穆公子,这……”暗月看着穆青衣欲言又止,挣扎过后只是点了点头,却依旧沉默不语。

“烟儿被绑架后出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们是清楚的,你最好别逼我动手。”

“唉,其实穆姑娘被李少景绑架后,李少景是什么人,他欲图对穆姑娘不轨,而穆姑娘当时也却是被他下了药的。”

“什么药,说!”穆青衣紧握的拳头骨节已经泛白,话也是从牙缝中硬挤出来的。

“是,是极品玉露娇。”风过无痕,周围除了柴火发出的啪啪声响便再无其他声音,所有人都沉默了,脑海中不断回响着极品玉露娇这五个大字。

“不,不可能,烟儿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穆公子……”端木逸本想安慰一下身旁晃神的穆青衣,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极品玉露娇,在场就是端木逸也知道那是什么药,要解此药需要做什么,难怪烟冷不愿提及当时发生了什么,难怪她对苏公子是那般不冷不热的态度,她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苏公子的?她那纤细的肩到底背负了多少情仇,她淡漠疏离的背后隐藏着一颗怎样千疮百孔的心?

如今依然身处蛇窟的烟冷无意间在腰间摸到了之前制的香,这种香可用来避蛇虫鼠蚁,制好后还未试过效果,今日正好在这蛇窟中试试这香。

烟冷将香拿出打开盖子,试着往前一探,效果如她所想的一样,面前聚集的蛇群在闻到此香后纷纷争先恐后的往后退去,它们生怕避之不及一般,而落在后面的因吸入过多的香而掉落在地上晕了过去。瞬间在烟冷周围一米之内再也没有一只毒物。

烟冷一手拿着香,另一手举着火折子围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巡视一番,除了寻到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洞窟外再无其他的路,她举步向洞窟深处走去,所及之处毒物纷纷自动让路,烟冷一路倒也畅通无阻的前进着,所到之处除了毒蛇还是毒蛇,并未见到其他种类的毒物,看来她掉下来的这里应该是一处蛇窟。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这洞中依旧没有光亮,也不知道这蛇窟离地面相隔多远的距离,烟冷边想边往往前走着,待她拐出一处山洞前面却出现了分叉路口,她站在路口中间犹豫不决。

这可怎么办?选左还是选右呢,一般都说进了迷宫就顺着同一个方向就可以走出去,忽然耳畔的发丝拂过,烟冷心下一喜,有风?说不定这风就是从什么地方吹进来的,那这前面也就一定会有通向外面的路。

烟冷顺着左边的路继续往前走着,这条路越往里去道路便越窄,直到最后只够一个人爬着才能勉强过去,她沿着山洞继续往里去,结果后面的路向下倾斜。

“啊!”烟冷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形就直接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烟冷从山洞中滑出跌落到下面却溅起一层水花,身上的衣物被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难受之极。

她手脚并用从水中爬起身,眼前是一处空旷的圆形场地,四周的岩壁上固定的篝火照亮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这里好似是祭坛一样的地方,祭坛四周绕着两寸宽的水渠,而圆形祭台四周按四方神兽走位而建的雕纹石桥,穿过石桥祭台中间是一个阶梯状的圆形祭台,祭台一共五层,每一层都刻着一种毒物。

“奇怪,这里是哪里?”烟冷穿过象征南方的玄武石桥,走到祭台前,这里只有一处登台的楼梯,抬头向上望去却有一种永远登不到头的错觉,她一步步向祭台最高处而去,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她终于登上了祭台的顶端。

那最上面有一面断壁,上面刻着烟冷不曾见过的图腾,顺着楼梯走上去,直到最上面才看清祭台中央是一处石台,而在那石台之上躺着一个男子,男子的皮肤呈现出不正常的青黑色,面色暗黄,嘴唇紫黑,当她走近一看才发现那男子早已死了。

“死了?这男子是谁?这尸身又为何不腐?”烟冷走近男子的尸身刚想抬手去探他的脉象,突然不知从何处窜出一个白色的物体挡在她的面前,而刚伸出的手传来一阵刺痛。

当烟冷看清面前的白色物体时如芒在背,不敢有半分动作。在她面前的男子身上盘踞着一只通体银白的灵蛇,它的身体足足有拳头那般粗,眼睛是如红宝石般的红。

“他是你的主人?我并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探探他的脉象,他面色青黑,应该是中毒而亡。”烟冷相信它能听的懂我在说什么,她直视着它的眼睛,尽显真诚。

它那如红宝石般的眼睛看看烟冷,又回头看看躺在石台上的男子,随后默默的退到一边,不过依旧防备的对烟冷吐着信子。

见它退开,烟冷再次伸手探向男子的脉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烟冷的眉越蹙越紧,另一只手从腰间刚摸出一根银针,那只灵蛇又再次向她袭来。

“我不会伤他,是想知道他中的是何毒,你若不愿意,我不动便是。”烟冷焦急的冲它喊出声,它瞪了她许久终是退回了原位,而烟冷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再一次暂且放下。

烟冷继续看向男子,一手探过他的脉,然后快速的在他腕上的穴位上扎下一针,当银针拔出时,从男子体内散发出一股异香。说来奇怪,这香给烟冷的感觉很熟悉,却一时半会也想不起自己到底是在何处接触过此香。

精彩评论:

作者(简兮)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端木逸,苏璟)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端木逸,苏璟)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端木逸,苏璟)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端木逸,苏璟)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