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大玄后》关于玄后的小说 第067章 姜记 大玄后年下攻

《大玄后》关于玄后的小说 第067章 姜记 大玄后年下攻

发布时间:2020-06-22 20:36:5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姬朔 状态:已完结

《大玄后》为姬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好说好说,这家铺子以后说不定还真是你的。”姜羲笑呵呵道,“当然,也是我的,也是苏策的。” 话中之意,姜羲苏策都是心知肚明。 盛

大玄后

推荐指数:10分

《大玄后》在线阅读

《大玄后》 免费试读


“好说好说,这家铺子以后说不定还真是你的。”姜羲笑呵呵道,“当然,也是我的,也是苏策的。”

话中之意,姜羲苏策都是心知肚明。

盛明阳听了,也挑眉多了兴味。

唯独盛明煊听得迷迷糊糊,只听得独独落了自己:“那我呢?”

“你?吃糖吧。”姜羲又塞了颗糖进盛明煊嘴里,安抚了他,又向盛明阳问,“怎么样?有兴趣吗?”

盛明阳重新坐下,背挺得笔直。

他支着下巴,笑意玩味:“先说来听听。”

姜羲也不跟他绕弯子,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事情。

路上来的时候,她已经跟苏策商量过了:“方子是我的,开铺子的事交给苏策,若是铺子遇上了麻烦,就得麻烦盛六公子你了……如此,我们三方分成,你觉得如何?”

盛明阳并没有立刻答应。

他嘴里含着糖果,懒散目光若有若无瞥了几眼苏策。

“这件事不如你直接交予我,其它自有盛氏处理,你嘛,坐等分成就是。”

苏策抿着唇,并不意外盛六郎想在这件事情中撇开他。

他也没愤慨地觉得自己被侮辱,毕竟姜羲手里有最关键的制糖秘方,盛明阳背后则站着整个盛氏,他却在这次合作中可有可无。

所以他尊重姜羲的选择。

结果,姜羲想也不想:

“不。”

她断然拒绝。

“都不考虑一下?”盛明阳笑道。

“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姜羲却说,“我不是想跟盛氏合作,我是想跟盛明阳你合作。你懂了吗?只是你,盛明阳。”

“跟我?”

“对,这是我们三人,不扯上任何家族长辈的合作。只是我姜羲,你盛明阳,他苏策三人的合作。”

别说盛明阳深感意外,连苏策都没想到姜羲会是这个意思。

姜羲看两人都默不作声地望着自己,双手一摊: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意外地看着我?开家糖果铺而已!我有独一无二的制糖秘方,苏策对开铺子的事了若指掌只是缺乏实践,盛明阳你也足够恶名远扬……你别瞪我,这是事实呀。”

盛明阳几乎快要炸毛了:“什么恶名!本公子是威名赫赫!”

姜羲敷衍地点头:“行,威名,樟州小霸王。呵呵,有你老人家威名在,应该没哪个不长眼的宵小之辈敢在我们姜记闹事吧?”

“姜记?”

“对呀,我想的名字,通俗易懂——姜记糖果铺。”

“为什么只有姜?我们的名字呢?”

“那就叫姜盛记?姜盛苏?多奇怪呀!”

“那也不能只叫姜记!”

苏策怔怔地看着表露出极度不满的盛明阳因为糖果铺子的店名,与姜羲争执不休。

合作的事情就算这么定下了?

好像……也不坏呀。

他不仅不觉得为难,反倒是周身流淌的血液在因为激动而隐隐沸腾。

少年虽是少年,却总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以前以为只有科举取士这条路。

现在,姜羲轻飘飘地找到了第二条路,并告诉他——

你远比想象的强大,可以做的事情也远比想象的更多。

……

糖果铺子的名字,最后还是定为姜记。

大获全胜的姜羲洋洋得意地叫了一大桌子菜,犒赏两位未来的合作伙伴,以及一只姜记糖果铺的吉祥物。

嗯,盛明阳请客。

姜羲高举酒杯:“为了我们的姜记糖果铺!”

另外三只酒杯清脆地与她碰撞在一起。

抬手一饮而尽。

至于那稀里糊涂的商讨过程,则没人提起。

盛明阳与苏策都默认了姜羲的计划,酒菜过半后,都开始商量要把铺子开在什么地方,该如何装潢,要怎么推销……脑子里源源不断地冒出各种灵感,兴奋的二人都想把它应用在这家糖果铺上。

哪怕它还未成真,但尽情挥洒的想象力已经生出雏形。

酒足饭饱,几人趴在包间的临楼栏杆上眺望远方。

河风习习,远远能看到一艘彩饰花船在宽敞的河道上行驶而过,河道两旁的茶坊酒肆中,不少人都冒头对着那艘花船指指点点。

盛明阳也一眼认了出来:“霓裳阁!”

“怎么?你去过?”姜羲打趣道。

“我倒希望我能登上霓裳阁,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我怎么知道。”她很洁身自好的!

盛明阳鄙夷道:“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是天下第一名妓霓裳的船!”

“霓裳?姓练吗?”

“什么?”

姜羲摆摆手:“你继续说。”

盛明阳哦了一声,继续兴致勃勃地说:“霓裳原是长安名妓,善琴舞,懂诗赋。在长安时有名士评价她若身为男儿身,才学必可入朝堂!从那以后,霓裳就一举天下闻名!一月前她自长安顺水乘舟而来,说想体会江南水乡景致,似乎来了已有段时间,却一直住在船上,也不见外客,做派神秘,为此不知道多少男人想一登霓裳阁,成为天下第一名妓的入幕之宾。”

在大云,真正的青楼并非是男人们寻欢作乐之地,那种腌渍地儿虽然也存在,却都是在阴暗角落不敢对外宣扬。

大云的青楼,出入的都是文人雅士、达官贵人,在青楼饮酒作诗被大云人视为一种寻常的雅聚。而这些青楼妓子通常充当活跃气氛的角色,光会才艺不行,还需懂诗书,够聪慧,能明理,会说道。

姜羲注意到盛明阳眼底跃跃欲试的火焰,原来身边这位就是欲登霓裳阁的众人之一啊。

盛明阳恼怒道:“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樟州想登霓裳阁的人多了去了!”

“却无人能上去?”

“你怎么知道?原来你也去过?!”

“都写在你脸上呢。”以姜羲看,这些人对霓裳阁的趋之若鹜,除了对这位天下第一名妓的好奇,还有单纯的好胜心。

争斗是雄性本能。

他们估计都看上了那个“第一位登船”的名头,连争强好胜的盛明阳也是如此。

姜羲不由得在心里对那位名妓霓裳称赞不绝。

不过是一个保持神秘感的小手段,便为自己在江南打开了局面。

果然世间处处是人才。

《大玄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姬朔)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姜羲,刘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姬朔)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大玄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姜羲,刘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大玄后

作者:姬朔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姬朔)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姜羲,刘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姬朔)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大玄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姜羲,刘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