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唐冢》唐重 37 交手 唐冢XXOO

《唐冢》唐重 37 交手 唐冢XXOO

发布时间:2019-11-11 20:36:5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跺跺脚 状态:已完结

《唐冢》为跺跺脚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寨子往庄子的路途不短,陈四郎便坐在马车中随着晃动闭目养神,萧玉子瞧着对方棱角分明的脸庞有些羡慕,自己一张娃娃脸就显得太嫩了些:“

唐冢

推荐指数:10分

《唐冢》在线阅读

《唐冢》 免费试读


寨子往庄子的路途不短,陈四郎便坐在马车中随着晃动闭目养神,萧玉子瞧着对方棱角分明的脸庞有些羡慕,自己一张娃娃脸就显得太嫩了些:“四郎你叫什么?”

“安!”

“陈安……”萧玉子琢磨了一遍,不确定这是真名,对方做派倒像是世家出来的,只这名儿他却是未曾听说过。一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陈安却是眯着眼打量着萧玉子,本还以为对方是因着胎记特地找上门来,只眼下瞧着却又不是那么回事。半响道:“你若无聊便休息会儿,晚间咱们得歇在上次的破庙,虽是开春还是有些天寒阴冷,怕是没车上舒服。”

萧玉子随意应了声,却还是在脑瓜中思索着陈姓人士,万万没想到自己转悠了诸多山寨没个头绪便算了,还莫名其妙的说什么与自己胎记一般的人来。

再说风宁这边,师徒两人却仍在慢悠悠的赶路。

“师傅不歇会?我也学会了驾车,我来吧,这牛也不性燥,不怕。”许纂皱着小鼻子,死都没想到自己在路上也能被逼着读书练功运气,说什么牛车平缓不得浪费时日,人都快闷死了。

风宁却是摇头拒绝:“窝在车上难免身子发僵了,再不多动几下就废了。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不就是好动?呐,晚间便歇在这庙中,你也好下来活动活动。”

两人说话间已到了庙旁,破庙门外停着上好的楠木马车,打着灯笼的许纂惊呼一声:“:这是陈家的族徽呀!”

那些个世家士族都有自己的族徽,风宁除了钱塘那边,对旁的倒还真没许纂这样的士族子弟清楚,只不待发问,破庙的门已经唰的一下被打了开钻出个小子的脑袋来:“是谁呀。”灯笼的光映下面容姣好,声音又是软糯的让许纂闹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道:“我们是借庙过夜的。”

小子正是天平,闻言眼睛滴溜溜的一转啧了一声,瞧着只是个年轻男子带着男童便让开了道,左右这又不是他家的庙,待两人进来又极快的将门阖了上去,缩了缩脖子,外头可真冷啊。

“你们坐远点啊。”天平指了指阴暗的角落,说完挡住了一旁燃着的篝火。

风宁眼睛眯了眯,天平瞬间一个凛然,暗道这人怎的一身的杀气。许纂见对方言语不甚客气也是皱了眉头。

“萧……萧……你!你!”

那边篝火旁暖手的萧玉子已是惊讶的站了起来,对方哪怕发色瞳色已变,甚至面容还年轻了几分,可那杀气可是熟悉的紧,几如同当初在海船上与自己交手时一般。

风宁一瞅也是惊讶,道声倒霉,怎么也没想到这少年会在这儿撞到自己,暗暗盘算着是不是要除去对方,只萧玉子的身份……若按着消息猜测倒是有可能是那废太子的后人,这可不好办了,影响计划又是万万不能的,遂上前低声问道:“你为何在此?”

萧玉子不由咽咽口水,虽说在京师自己老跑去风宁府中找玉子切磋,可那是京师,这荒郊野外的要是对自己动手怎么办,踟蹰半响讷讷道:“我~我去寻赤木寨~倒是你,怎的瞧着不太一样~好似好似年轻了些。且你不是在京师吗?我前些时日方才见过你!”

风宁瞥了边上的陈安一眼,又攥过萧玉子:“寻赤木寨做什么?”

“呃……”萧玉子却是闭口不言了,风宁思索了片刻便也不再问,穆子冠、穆子章这两个李姓人士,再加上萧玉子这个身份极为可能是废太子后人的少年,鬼知道有多少麻烦事,只自己现在也算是赤木寨的人,万万不能将人给放走,两厢一碰面麻烦只会更多,但送回京师也是不妥,那不就拆穿了替身了吗。便垂眼道:“什么赤木寨,未曾听说过,只你现下却是只能跟着我走了。”说着便探手抓来。

萧玉子一惊,萧风宁可没有陈安这般好说话,哪里能跟着去,脚尖一点便急急退去。

其身份存疑,陈安虽不知萧风宁什么来路,却也不能让人随意将他抓了去,眼一抬天平便拦到萧玉子身前一拳轰出。

风宁眼都未抬一下只手掌一晃便卸了拳头的力道,一抓一震,天平便倒飞了出去,捂着胸口起不了身。

陈安大惊,天平的身手他最是清楚不过,竟然被人一招制住,当下便肃了神情。

只萧玉子倒也是性子果断,借着天平阻挡已是持弓要射,只眼下庙中狭窄哪里放得开手脚,瞬间已是被风宁欺身上前点了穴道。

“你!咱们有话好……”话未说完风宁已又是一个旋身隔开劈掌而来的陈安,倒是手中力道让他有些惊讶:“好厉害的后生,一个在前与我说话,一个后头偷袭,倒是默契。”

说话间两人又是一番交手,与萧玉子擅于弓箭不同,陈安的近身功夫相当的好,风宁试探几下才将人制住,只瞧对方与萧玉子关系不一般便也知晓不能将人轻易杀去,便两掌相叠运气,伴着寒气升腾化作薄薄的几片寒冰射入三人体内。

“嘶~”萧玉子闷哼一声怒道:“要杀便杀!这是什么暗器?好生阴险!”说话间只觉浑身疼痒难耐,恨不得扒下层皮去!

“唔~的确是暗器,玉子还是这般聪慧。只这还只是开始。”风宁笑着扯了瞧得目不转睛的许纂坐下,一边制住几人麻痒之感一边解释:“此物名为生死符,凡中者发作之时,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啊~再多说一句,普天之下,除我之外无人能解。”

许纂满面崇拜的神色,萧玉子麻痒剧痛渐消,松了口气的同时却是心中发寒,陈平更不用说,直阴沉着脸道:“这位郎君,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下如此重手,我方才也是救人心切多有得罪,不若咱们就此罢手……”

“哈~”风宁手指微弹封了几人周遭大穴顺便解开禁制,见萧玉子又要执弓便笑道:“可别妄动内力,伤的可是自己。”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萧玉子便是捂住胸口吐出一口血来,只觉得筋脉疼痛不已,又是恨声直骂无耻。

风宁施施然的到篝火旁搓了搓手:“别急,待我事了回京之时自然放了你们,你们也知道我若要下手你们断无活着的道理,此时能好好说话不好吗?”

萧玉子还待逞强却是被陈安拦下,只却换上了尊称:“前辈,小子已先遣了人回庄子,若是长日未归,只怕……”

“无妨,同去便是,我不急~”说着捏住萧玉子的小脸:“听见没,叫一声前辈不吃亏。”

听风宁这么说陈安的面色更差了,人家这是压根不介意同他一同往庄子去,自己这是为了长兄惨遭无妄之灾啊!到底是什么怪物,年岁这般轻竟然内力浑厚至此!

《唐冢》 精彩点评

虾写新作。 进度:三十章 对于虾写这个作者(跺跺脚),我一直抱有很大期待的,因为虾写的都市,总是能有吸引到人的点。而且对于角色形象的刻画比起其他都市文来说更见功底(主要角色)。 比如长胜将军唐律师,还有人精律师张锋,几乎各个都是狠角色。更吸引人的就是虾写对于一些骚操作的描写,是一些很细节的东西,但是看懂了就很有味。比如文章第一章提到的顺手撕张罚单贴到自己车上来迷惑交警通知,给开网吧的好友出主意搞活动弄钱跑路等等。 但是也有一些问题。

唐冢

作者:跺跺脚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虾写新作。 进度:三十章 对于虾写这个作者(跺跺脚),我一直抱有很大期待的,因为虾写的都市,总是能有吸引到人的点。而且对于角色形象的刻画比起其他都市文来说更见功底(主要角色)。 比如长胜将军唐律师,还有人精律师张锋,几乎各个都是狠角色。更吸引人的就是虾写对于一些骚操作的描写,是一些很细节的东西,但是看懂了就很有味。比如文章第一章提到的顺手撕张罚单贴到自己车上来迷惑交警通知,给开网吧的好友出主意搞活动弄钱跑路等等。 但是也有一些问题。

小说详情